笔趣阁 > 青帝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梦兆
  院子起了风,枝叶在风中摇摆,响成一片。

  叶青见这人面目有些朦胧,似是自己的族人,就说着:“夜深了,我要入眠,你下去吧。有事明天再说”

  这人却并没有退去,一躬身赔笑的说着:“公子,不是您叫我唤你过去吗?桃园三结义,却是正式开了大运”

  “桃园三结义?”叶青有些心里疑惑,感觉这个词好熟,一时想不起来,当下惊觉的问着:“这是什么?”

  这人一笑,说:“您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叶青心中迷惘,跟着过去了,突然之间,景色变化了,似是在一个小城,只是城中一片灰暗之气,弥漫四方,看的不是很清楚。

  只是却有一道微光,沿着微光追寻,却见着是一处桃园,满满的开着桃花,只见人来人往,有的预备香台,有的寻刀杀猪宰羊,但都蹑手蹑足,行动异常迟缓,眼中迷茫,和傀儡一样。

  叶青似有所悟,又一团迷云,就见这人指着三人说着:“您看,这三人的气色怎么样?”

  叶青一眼看了上去,却见得一人,顶上一团白色云气,略带着丝丝红,又很是模糊,笑着:“此人必是富家子。”

  又见得一人赤面长髯,只是顶上淡淡白气,又有一片灰云,这必是劫气入怀,不禁更添疑惑,笑着:“这人有些大将根骨,只是必犯有律法,才有灰气袭击。”

  原本这人就躬身说着:“还有一人呢?”

  中间这人更不出奇,只有几丝白气,显是贫民之人,叶青正要说话,突有所感,止语不说,仔细打量。

  这时,见着下人准备妥当,香炉供台上,牛羊都是齐全,三人一起上前,叶青突有所悟,指着中间这人说着:“此人必成大器矣”

  这话一说,原本这人顿时露出喜色:“主公灵光不昧,还能识得根本。”

  话才落下,就见三人一起跪拜下去,却是结拜成礼,就在这时,一道黄气出现,直立数丈,落在了中间这人身上。

  被这气运一催,只见中间这人几丝白气顿时受到了滋润,瞬间浓郁起来,并有着丝丝向着赤色转化的迹象。

  而左右二人就受到一些滋润,富家子还罢了,多了几丝红色,而赤面长髯之人,顶上灰云尽数消去,淡淡白气转成浓色

  一条白蛇若隐若现,叶青见着,叹着:“草莽多龙蛇,又多了一条了”

  这时寒风吹着,云雾弥漫,突又有人来,一看上去,却是周铃,叶青抹了一把冷汗说着:“这是梦,还是真?铃铃,你怎么来了?”

  “公子来了,我自是要来”周铃说着。

  叶青有些恍惚,问着:“中间这人好生熟悉,却一时想不出名字了。”

  就见着原本那人突是一指,笑着:“公子灵光不昧,既识根本,还不识得这人是谁么?”

  说着,就见着中间这人回过首来,叶青望去,这人却是自己的面目,这一惊却非同小可。

  “公子,您醒醒,您魇着了”

  叶青定了定神,才发觉自己躺在床上,芊芊正披着衣服关切的望着自己,这才知道是南柯一梦,想起梦境,心还在跳。

  怔了片刻,就起身:“我起来了,对了,叫周铃周风过来,不,还有连江晨都唤过来”

  这醒过来,自是识得这三人是谁,张飞,关羽,刘备

  这三国封神演义,却不是按照小说写,这张飞却是县里中户,读过书,善书法,能写诗作赋。

  这关羽却是个逃犯,逃离家乡至此。

  这刘备谱籍不可考,叶青无所谓,就写是中山靖王之后,家里贫困,与母贩履织席为业。

  不过这几丈黄气,却很有些思量,叶青自己可没有写。

  但以叶青的见识,却很是明白,别看朝廷气运滔滔,一旦衰退,未必有多少。

  龙来十里,气高一丈,龙来百里,气高十丈。

  这数丈黄气,虽未必全部投到这刘备身上,怕是汉末时皇家的核心气运的几成了,当然这是梦境,未必和真的汉末时相似。

  只是按照气运之说,这似是符合,正寻思着,周铃就过来了,才洗的长发,发梢微微向下滴水,进了就问:“公子,你找我有事?”

  叶青沉吟片刻,问着:“你昨天夜里作梦,可梦到我?”

  周铃脸一红,说着:“有,公子怎么知道?”

  叶青细问了几句,却是和自己梦境相符,顿时凛然,再问,她自己一片茫然,叶青心里暗想:“她性子单纯,大易武经进展极速,怕是比她的哥哥都高上一分,武道修到这个境界,又心思系在我的身上,一同入梦也有可能。”

  “只是这梦兆却非同小可,前世大劫渐来,才有这梦兆,算起来最多就是一年左右,月食之后三年才日食,拉开大劫序幕,这次怎么这样快?”

  叶青只觉得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默默踱出房,站在檐下,任凉雨吹到身上,使他清爽了许多,又想起了前几天去了北邙山南麓古魏战场,想到当时查看过山谷里面就松了口气,没有异变。

  可这未必就没有事,前世这里也没有异变,看来不是偶然,大将军忠烈之祠,受着历朝褒封,千载以来不知净化收纳多少英魂,缺乏怨气土壤,就算再是大劫都激不出来。

  除了周铃,谁都不知道他在山里于了些什么。

  现在规矩渐严,就是有族人对家主行踪感兴趣,也没有敢对周铃打听,聪明的都看出她是叶青的内卫,甚至有猜到她执掌家中暗谍,不由在心里将她想象成心机深沉的女人……

  看起来呆呆?

  这一定是伪装,族长怎会选个呆呆的女人做这种事情?

  叶青想到这里,就是一笑,又发觉自己思潮想偏了,这时雨幕里传来一声鸡鸣,显是要天亮了。

  再片刻,雾雨中有着甲衣之声,江晨过来了,行礼。

  “你的兵练的怎么样了?”叶青站着,问着。

  “主公,有洪舟和张方彪帮着练兵,大体上能行了。”江晨应的说着。

  叶青不语,起身到了高层,远远望去,见着二里外有一条河,隐隐看见渡口上有两三条船,此时天阴,细雾一样的雨在落下。

  再北望,北邙山蒙在霾云里,却是混沌不清,无声的吐了口气,说着:“能行就可,你有个心里准备,我大婚后一周之内,就要用兵,你要心里有准备。”

  “还有,你们在这几天,找个吉时,集体去祭一下大将军祠,大将军忠烈,你们是军人,当是祭得。”

  江晨自这沉重的语气中,顿时闻到让他鲜血沸腾的味道,自己被这榜眼公亲自看中,挑了出来,委以重任,是有不少闲话,自己通过武功一一打平,才勉强镇压了下去。

  他心里清楚,只有自己建了功勋,才能真正站稳位置,当下响亮的回答:“是”

  见着叶青无话,退了出去。

  这时江子楠过来了,又取出了琉璃灯,笑说:“我昨天说,让芊芊姐姐用用琉璃灯,可她一定要让公子决定……不知公子允许不允许?”

  “这个当然,才生产了几具,是要自己先试用下,这样才知道里面有没有毛病。”叶青换了笑容说着。

  江子楠望着纸窗里美丽剪影,又说着:“芊芊姐姐是越来越好看了。”

  “发育还比不上你……”叶青笑着。

  “我很胖么?”江子楠羞恼轻啐一口,心里有些甜甜……又把一卷交给了叶青,叶青接过,信手翻了翻,留意到一些自己的标注之处,她跟着写了见解体会,其中有些还很有些想法,不由点点头:“摸索出自己一套,才是最适合自己……你作的很是不错。”

  就在这时,周风才进来,不是他怠慢,是他本距离相对远。

  “公子,有何吩咐?”

  叶青又沉默不语,良久才问着:“二个月了,这平寿县和附近山寨,都摸清楚了么?”

  之所以不立刻用兵,实际上就是情报收集。

  所谓的料敌先机,只有真正名将才有这敏锐直觉,惊才艳艳的智谋决断,来自他们自身的天赋,这是学不来。

  但叶青知道情报理论,大量情报堆彻和掌控,虽未必超过名将心血来潮的灵光,却更平稳可靠。

  “公子,已经收集了,基本上都在把握中”周风说着,就一一说了些:“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已有上百人,其中不但和山里的山寨有着串连,还有和县里大户曾家联系。”

  这曾家还是三十四家联盟之一,话说叶青中了榜眼公回来,原本骚动的联盟顿时风平浪静,大部分人家都收手了,只有这家,却蛇心不足想吞象

  叶青点点头,冷峻一笑:“你也作些准备,待我婚后,把这些一起清算,我领有战时监督之权,这家私通北魏,其罪不赦,不必向上面秉了,也无需审判了,到时你亲自率人过去,将这曾家男子全部杀了。”

  “是”周风心里凛然,知道这也是投名状,但这事早在预料之内,当下一躬身,应声答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