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心录 > 卷七·楚郡天下 第七百六十四章 茅塞顿开

卷七·楚郡天下 第七百六十四章 茅塞顿开

  “优昙花,九阶神花,又被称之为——涅槃花!”

  “涅槃花?莫非……”

  “活死人、肉白骨,你们应该听说过吧?这优昙花的功效更胜一筹,还能聚三魂、集七魄!”

  “这……,白骨大姐的三魂七魄不是早就散失了吗?”

  说这话的萧勉,真怀疑鬼头今天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优昙花这么好的宝贝,他怎么舍得拿出来显摆?

  留着给自己用多好?

  谁没个三灾九难,谁没个三长两短……

  鬼头却不顾他无声的抗议,自顾自得说着。

  “这便是优昙花神奇之处,它似乎可以穿越时空,将亡者生前的灵魂碎片从幽冥地府吸纳过来,形成新的魂魄!”

  “这……,九阶神花,如此贵重,岂敢……”朱颜姬这话说到一半,便紧盯着萧勉,萧勉被她看得毛骨悚然,又见放完了火的鬼头像个没事人一样,心中一动,萧勉答应下来:“大姐说的哪里话?小弟与四位姐姐亲如姐弟,何分彼此?想来日后若小弟罹难,四位姐姐也不会袖手旁断的,对吧?”

  “小弟这是答应了?”

  “答应!必须答应!”

  “好!不管成与不成,大姐先谢谢小弟的一番心意!小弟放心:来日只要有大姐帮得上忙的,你尽管开口!”

  得嘞!

  等得就是你这句话!

  颇有些恋恋不舍得,萧勉将装着优昙花的封灵盒,递给了朱颜姬。

  朱颜姬也是异常激动,毕竟这事关白骨姬能否复原。

  便是黑煞姬和碧魂姬,两双妙目也都紧盯着那朵优昙花,也因此,并没有发现鬼头和萧勉之间的眉目传情。

  臭小子!不错不错!

  老头子!彼此彼此!

  哼哼哼哼……

  到了此时,萧勉哪里还会不知道:鬼头另有打算。

  得了优昙花,朱颜姬又将求助的目光转向了鬼头。

  不等她开口,鬼头就讲解起来。

  “要想让白骨丫头复原,光有优昙花自然是不够的,优昙花更像是一个容器,只能召回她的魂魄,朱颜丫头,你先将这堆骨灰洒进优昙花中,使之水乳(手机更新真痛苦)交融,骨灵化气。”

  “……,是!”

  虽然是一知半解,朱颜姬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人家萧勉都拿出九阶神花来了,自己还能表示怀疑吗?

  就见白骨姬那些骨灰,一洒进优昙花中,便化成了丝丝缕缕的清流,而后化成一团氤氲的气流……

  “第二步,便需以血为媒,凝聚精元!”

  “血?”

  “血!”

  “什么血?”

  “什么血都可以!当然品质越高越好!”这么说着,鬼头打量了朱颜姬一番,摇了摇头:“不过你的不行!”

  “为……为什么?”

  “你修的是玉尸大道,虽然也颇为上乘,但尸道就是尸道,归根结底,你的鲜血还是死血!”

  “这……,若是连我都不行,大姐和四妹岂非更加……”

  在四大圣姬中,朱颜姬还算好的,黑煞姬和碧魂姬乃至是此前的白骨姬,压根就没有血肉之说。

  一愣之后,众人的目光纷纷聚焦在了萧勉身上。

  “干……干吗!”

  “血!”

  “血……血什么血……,都是娘生父母养的,凭什么啊!”

  “你小子好好看看:这儿除了你,谁还有活血!?”

  朱颜姬、黑煞姬、碧魂姬、鬼头,勉强再算上白采薇,萧勉一个个扫视过去,脸色越来越差……

  自己遇人不淑啊!

  怎么到了最后,尽跟一帮孤魂野鬼厮混了?

  萧勉才这么长吁短叹,朱颜姬已经手持着优昙花,上前几步,毫不客气的便抬手想要割伤萧勉,获取鲜血。

  不想素手一抬,玉指一划,萧勉的手臂只是微微泛红,却并没有鲜血流出。

  “咦?小弟你的肉身强度好强悍!似乎比归海那半妖之体还要变态啊……”

  须知朱颜姬修炼的玉尸大道,本就是炼尸的一种。

  朱颜姬既然打算取血,自然是动用了真力,不想竟然还是没能见到萧勉的鲜血。

  眼见横竖躲不过放血的命运,萧勉索性自己操刀。

  取过星磁神剑,萧勉在自己的手腕上割开一个口子,任由殷红的鲜血汩汩而流,奇怪的是鲜血却并没有流淌下来。

  仔细一看,那些鲜血全被星磁神剑一锅端了……

  可恶!

  狠狠地甩飞星磁神剑,萧勉气不打一处来。

  真要说起来,打从当日炼制星磁神剑开始,萧勉就注定了不定时放血的悲剧……

  显然,这星磁神剑,果然是不祥之剑!

  萧勉的鲜血,总算是滴落在了雪白的优昙花上。

  霎时间,殷红覆盖了雪白。

  原本好似雪团的优昙花,陡然变得妖异而灵动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勉只觉得一阵眩晕,被朱颜姬扶住身子之后,这才发现手腕上的伤口已经不药而愈。

  “完……完了?”

  “完了!”

  看着脸色煞白的萧勉,朱颜姬也是一阵不忍。

  便是碧魂姬和一向不怎么待见萧勉的黑煞姬,此时也都是满脸感激的看着萧勉。

  但若她们知道这是萧勉故意卖好,怕是要集体暴走了。

  所幸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团血色的优昙花上。

  “鬼老!接下来该当如何?”

  “完了!你不是自己说完了吗?”

  “……,这就完了?”

  “你以为呢?大道至简,生死大事,本来就没多么复杂——只是我们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至于白骨丫头能不能借着优昙花死而复生,可就不是我老头子能够决定的了!”

  “那是自然!生死有命,晚辈不敢苛求!”

  “你们能这么想就好!放心!这东西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变化的,不过还是交给这小子吧,万一中途鲜血不够,优昙花便会重新由红转白,若是没有足够的鲜血,恐怕……”

  “鬼老所言极是!万不能行百里者半于九十!”

  虽有些不舍,朱颜姬却还是将那团优昙花,重新送入了萧勉手中。

  “小弟!来日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记得告诉大姐一声,今日你援手之恩,我们姐妹没齿难忘!”

  “别介啊!别等没牙齿了再来咋呼,小弟现在就大难临头,三位大姐若是不出手相救,小弟怕就……怕就……”

  “……,就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

  “那倒不至于!不过也差不多了……”

  “你小子!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且说说,到底是什么事,能把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愁成这样!”

  当下,萧勉便将丁问泉之事和盘托出。

  反正鬼圣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自己也没打算隐瞒朱颜姬等人,说的坦荡些,还显得萧勉仗义不是?

  “元婴中阶修士!?”

  “谁说不是呢!”

  “呼……,你小子,还真能招惹是非!”

  “大姐!咱能摸着良心说话吗?这是是非来招惹我好不好!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南越州前辈被人奴役吧?”

  “得了!得了!老娘说不过你!不过这事有些难办啊……若是二姐顺利凝婴,合咱们众人之力,倒也不惧那至善教的元婴中阶修士,如今嘛……到底是有些抓襟见肘了……”这么说着,眼见萧勉满脸愁容,朱颜姬给他出了个主意:“听闻楚郡契约成风,你何不找些相熟的元婴老祖充当打手?”

  “元……元婴老祖充当打手?这样也行!?”

  “有什么不行呢!他们楚郡修士不是标榜自由平等吗?只要价码合适,总有元婴老祖肯为灵石折腰的!”

  “这……”

  这还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让萧勉茅塞顿开。

  此前萧勉压根就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经由朱颜姬这么一提点,他倒是觉得越来越可行。

  当下,萧勉收走那优昙花,冲着朱颜姬三人拱手行礼,洒然而去。

  才一走出朱颜姬三人住所,萧勉就暗中询问关于优昙花的秘密,鬼头却只让他拭目以待,一派的高深莫测。

  显然,鬼头相助白骨姬,果然是别有用心的。

  明白了这一点,萧勉心情大好。

  虽然还不知道鬼头的计划,但至少从目前看来,优昙花依旧在自己手上,便是连白骨姬也被自己弄到手了。

  偏生朱颜姬等人还对自己感恩戴德,鬼头这一手,绝了!

  然则冲到谢家之后,萧勉却并没有见到谢鹰。

  一问之下,这才知道谢鹰不久前刚刚接到一个任务,已经离开了天下城,似乎是去迎接什么使节团了。

  这死胖子!

  好死不死的,非要在这个节骨眼领任务……

  骂归骂,萧勉却也不敢在谢家太过放肆。

  好在萧勉真正要找的那人,倒是无所事事。

  “谢三叔!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你小子?鹰儿不在谢家!”

  “晚辈知道!晚辈此来,不是来找谢老哥的,而是来找三叔你的!”

  越说,萧勉脸上的神色越是热情,直把那谢豹唬的一愣一愣的,却又摸不准萧勉的心思。

  熟络得坐在谢豹身边,萧勉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谢豹聊起家常。

  什么年景不景气啊……

  什么生意不好做啊……

  什么家大业大不好管啊……

  什么处处需要灵石花啊……

  “……,打住!打住!你小子,到底想说什么?该不会是想问老子借灵石吧?嘿!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谢老三可是出了名的月月光,祥福商会的佣金不到月底的花完了的!”

  “真的?”

  “千真万确!”

  “那敢情好!”

  “什……什么!?”

  “晚辈这里有些烫手的灵石,不知道三叔要是不要?”

  做出一个从谢鹰那里学来的标准狐狸笑,萧勉直朝着谢豹眨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