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丞相保重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报德以德
  并州。

  少晋城外,孤山之上。

  梁军的上将军诸简便站在山上,而他对面则站着一个人。

  蒋舟!

  他们两人以及方沛曾经都是卢氏的部下,只是桓武攻取冀州之后,境遇却是不同。诸简被桓武列为上宾,位居上将军,手握两万掬义卒。十数年来,诸简驻守并州,防御异族,军功赫赫。

  而蒋舟与方沛,只是普通的降将,地位天差地别。他们待在梁军之中,只是降卒,自然待遇不好。只是,蒋舟与方沛两人,却从来没有怨恨过诸简。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能算好。

  “诸简,你还是来了。”

  “你既然想要见我,为了故人之谊,我总得来一趟。”

  诸简一人而来,没有带一个兵士,甚至没有一点的防备。

  蒋舟一笑,说道:“你还是这样,一样得让我讨厌。”

  在蒋舟看来,诸简很是自信,并不认为他是威胁。而这一点,尤其让他讨厌。

  诸简也是报以一笑,说道:“我知道。”

  诸简很清楚蒋舟为人,他不会用些下作手段来害他。也因此,他来了。

  山风扑来,带着些许的舒爽,回荡在这两个相处了几十年之间的战友中间。他们曾经并肩向前,执刀杀敌。可现在却是各为其主,势不两立。

  “在先主公时,我就讨厌你。因为你的才能,也因为先主公对于你的喜爱。你被委以重用,执掌白袍军。而后先主公死了,桓武与陈士攻进了冀州。你率先选择投降了桓武,并且劝我们也一起跟随桓武。事实证明,你当初劝我们的话完全是对的。陈士虽然是无双枭雄,可终究还是死在了自己人手里。若是当时我们跟了他,现在早已经身首异处。”

  蒋舟抬起了头,有些感慨。当时卢氏死后,内部相争不断,冀州大乱。

  当时陈士势力更强,可诸简却是选择了桓武,不得不说,在当时的人看来,的确有些让人大跌眼镜。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们会在周南之战背叛主公,选择了杨羡。”

  诸简面上有些惋惜,蒋舟这些旧将的背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周南一战的战争走向。那时桓彪虽败,可还是能够支撑。若是能够等到桓武的援军,那么梁军未尝会败。

  而若是周南之战梁军获得了胜利,也就没有现在的事情了。诸简那时在并州,并没有参与周南之战,只是如今想来,还是有些惋惜。

  “我也没有想到。事实上,你知道我这个人,若不是狄生那个家伙将我逼到了弦上,我也没有那个胆子背叛。”

  “还真是像你的作风。”

  往事如风,诸简回忆那场战事的时候,或许会惋惜。若是那时梁军胜利了,如今的天下或许早就一统。只是,诸简也终究只是惋惜。

  “可事实证明,这一次,我的选择或许没有那么糟糕。”

  “的确。”诸简点了点头,“杨羡的确是一位明主,而他也将我大梁的江山搞得一团糟。”

  “你看出来了?”

  “苏眉那个妖妇,在投降之后,居然带着陛下公然住到了九尾狐苏婴的府上,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到如今,苏闻投降,鹿府陷落,并州的得失也只在须臾之间。我纵有两万掬义卒,可横行天下,却也难挽大梁江山。”

  “既然如此,何不早归?”

  蒋舟劝道。

  “我受主公重恩,身为梁臣。只是怕是不用多久,这天下便没有大梁的土地了。我又能归去哪里?”

  “谢谢!”

  蒋舟忽然说了一句,却让诸简一愣。

  “谢什么?”

  “在我投降之后,是你保全了我的女儿,没有让她受人欺凌。”

  “不用客气。”

  “只是我今日要对不住你了。”

  蒋舟忽地拔剑,向诸简而去。只是,蒋舟的修为差了诸简一大截,虽然是骤然发难,却是被诸简挡了回去。

  “你做什么?”

  蒋舟没有说话,只是手中的剑招又快了几分。诸简急忙招架,可蒋舟分明是在搏命。

  “蛟龙决!”

  这蛟龙决乃是昔日卢氏军中所教授的一式剑法,乃是万般无奈,同归于尽的招式。

  便在电光火石之间,两剑相交。诸简的长剑刺进了蒋舟的腹部,而蒋舟的剑只是伤到了诸简的手臂,在其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你做什么?”

  蒋舟输了,可脸上却仍旧留下了笑容。诸简看在眼里,却不明白他这莫名其妙的举动是为了什么?

  蒋舟大笑,却很是痛快。

  “诸简啊!这么多年了,你终究还是输给了我我一次。”

  诸简皱着眉头,却见蒋舟的手轻轻往上抬,指了指诸简身后。

  便在此时,诸简回身,却见远方少晋城上方烟尘滚滚。这座山离少晋城不近,如此大的烟尘,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事故。

  而是战火。

  “怎么回事?”

  诸简清楚,此刻周军的主力甚至还没有到鹿府。光凭鹿府中的骑军,不可能攻下少晋。更何况,两万掬义卒还在北方防范周军,不会任由他们南下而不放出一点消息。

  “大梁大势已去,这天下看得出来又何止你一人?你不想要做周臣,他们却巴不得。”

  蒋舟血淋淋的手握着诸简的手臂,攀上了他的伤口。

  “今日,五万梁军之中的大批将校起事,再加上混入这少晋城中的我军高手,桓子陆必死无疑。你若在城中,也活不了。”

  诸简此时终于明白蒋舟的意思,他叹了一口气。

  “可即使这样,我也一定要回去。”

  蒋舟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一点变化,他看向诸简,似乎在嘲笑他的天真。

  “你可听说过削金丸?”

  诸简面色一变,却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灵炁衰落。一身气力,居然用不出来。他看向了蒋舟握着他的手臂,鲜血淋漓。

  “我特意向主公讨来了这药,怎能浪费?你哪里也去不了,就在这里好好的待着吧!”

  诸简看着眼前虽然受了重伤,却依旧笑意森森的蒋舟,闭上了眼睛,忽地叹了一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