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真魔 > 第十章 焰狱峰
  偏殿之中,两百余弟子已被七十二峰各自选走不少。

  这些弟子心性虽是下乘,然而其中却有不少人在资质方面有可圈可点之处,七十二峰峰主都是修成金丹大道,可以称作子的人物,辨识资质自然有一套办法,待到张潜从偏殿出来,场上只剩下二三十人,属于那种资质、心性都不堪入目的极品废柴,因此七十二峰只余下寥寥几峰还在此间慢慢筛选。

  毫无疑问,余下这几峰都是七十二峰之中势力最为微弱的几家,否则也不至于在此寻找门人。

  实力强劲的峰主,早早选定了道童,此刻都前去偏殿等候结果,去争抢那些有资质、心性上佳的子弟,收入门墙,以求自家道统传承香火鼎盛,而能入得各峰峰主法眼,成为真传,前途自然也是不可限量。

  资质稍差也可混个内门弟子,因此张潜这番遭遇,可谓天上地下。

  这般被送出来之后,免不了惹得几位峰主一番诧异,纷纷上前围观,然而听闻殿中测试结果,众人不由摇头叹息,以这般资质来看,恐怕连最基础的筑基都无法完成,收做门下道童,将来连看管丹炉、饲养灵兽这等事情都无法胜任,要来有何用处难不成就整日混在伙房,做一个不折不扣的烧火弟子

  如此一来,几位峰主自然没了兴趣,在余下众人中随便挑选一两人,便往侧殿去了。

  一时间,偏殿寂静无声,气氛略显压抑。

  张潜却也知道,如果连外门弟子都做不了,等待自己的命运恐怕有些凄惨,要么被分配至山下照顾仙田药圃,要么被送与灵矿中开采金玉,总而言之,落入那种地步,寻常人便永无出头之日了。

  正在他恍然之际,忽然瞧见一个道人从廊下走来。

  这道人脚步虚浮,形色之间喜意隐现,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他心头的那阵得意之情,正是蜀州东三道按察使青槐道人,此次进献弟子之中,竟然有七人成为真传弟子,尤其是杨继业、方希直二人,一人被天权峰收入门墙,成为真传,比之寻常真传不可一概而论,那杨继业更是了得,竟然入了黑云殿。

  要知这小沩山中,即便是七十二峰峰主,想要入那黑云殿也要费一番功夫。

  这杨继业能被黑云殿中的一位太上长老看重,收做弟子,这份机缘简直贵不可言,且不论今年考评自己履历上会多少怎么光彩的一笔,自己作为这二位的领路人,同样也是一份天大的机缘。

  如此一来,他安能不喜?

  一入侧殿之中,张潜瞧见了他,他自然也瞧见了张潜,作为此间下山收进来的第一个弟子,他自然有几分印象,观其所作所为,对其心性也有几分把握,却没料到此间在这看见了他,不由愕然。

  他举目一看,才发现这侧殿之中也只剩下寥寥七八人,眉头慢慢紧锁。

  “你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那青槐道士走上前来,彼此之间尚有几分情分,因此询问起来。

  张潜略一拱手,说道:“承蒙道长错爱,在下在心性考核之时属于上乘,可惜在资质考核时落了一个不入流,将那一枚求生丹原封不动的呕吐了出来,还伤了腹脏,与修仙之路恐怕无缘了。”

  “你到是看得开。”这青槐道人见他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样,说了一句,而后唤来侧殿的执事将情况询问了一番,确定属实之后,这才暗自思忖片刻,随后与他说道:“我既然是你的引路人,自然不会让你落到山下当个不入流弟子,我颜面上也挂不住,我自会与你寻一个门道,将你安置下去。”

  张潜却未料到这青槐道人眼下还肯出手相帮,也未拒绝对方好意,落成不入流弟子,的确有些难堪。

  “承蒙道长费心。”张潜拱手言谢。

  青槐道士摆了摆手,说道:“幸好你这一身武学也有拿得出手之处,否则我也无能为力,你且在这等候片刻。”言罢,这青槐道士从怀里取出一个纸鹤,而后封入一段语音,扬手一抛,那纸鹤飘然远去,转瞬出了侧殿,便没了踪影,约莫过了一刻钟,侧殿之外有风声传来,却见一个骨瘦如柴的老者从天而降。

  张潜目光穿过门庭,依稀可见那老者从空中落下之时,脚下确是踩着一头恶兽。

  那恶兽却也不是血肉之躯,浑身只剩下白骨,死气森森,一看便不是正道手段。

  入这小沩山洞天已有两三日有余,张潜所见此间道人施展法术都有仙家气象,根本不似魔宗,此时见着这骸骨恶兽,才终于觉得有些魔宗气象,不但不觉得害怕,反而莫名痛快起来。

  “白骨道友,近日可好?”青槐道人见着那骨瘦如柴的老道走进门来,便上前寒暄起来。

  那老道似乎不甚领情,走进两步,便开门见山的说道:“你说有一弟子要举荐入我焰狱峰中,可曾是哪一个?”那老道一双眼睛浑浊不堪,眸子深处却闪着点点幽光,犹如鬼魅似的。

  一眼扫来,张潜只觉得骨头都让人拆开看了一遍。

  “便是这个。”青槐道士指了指身后的张潜。

  白骨道人双手在袖中微微活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听的让人毛骨悚然,又细看了张潜片刻,这才颇为的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入门考核刷下来的吧?气血充盈、没有病气,倒是一尊好祭品。”

  张潜没听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但见青槐道士听他这么一说,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心头不由流露一丝寒意,而后便听青槐道士解释道:“不是这般意思,这孩子是我领进山门,心性属于上佳,可惜天公不作美,资质不堪,无法修行,不过有些武学根基,因此举荐给你。”

  “既然不做祭品,我要来何用。”白骨道人神色顿时一寒,而后阴沉沉的说道:“莫非家师闭关十余年不曾出关,你就当他人家仙去了么,我焰狱峰尚未没落,你怎敢将这等废物往我这里填塞。”

  听的这般羞辱言辞,张潜心头一时间杀意涌现,却也知道不能发作。

  青槐道人似乎颇为忌惮这白骨道人的师父,听的这番言辞,匆忙解释道:“焰狱峰压在地肺毒火之上,整座山没有半点水源,每日用水都须你门下道童去山下汲取,我将这弟子送与你,不正好投其所用么?”

  “我焰狱峰高逾千丈,他这一凡夫俗子,每日担水就能够我一峰所用么?”

  “不信你试试他力气。”青槐道人说道。

  白骨道人闻言有些意外,侧目看了看张潜,而后举起手来,掌中似有一股无形巨力蔓延而开。

  张潜顿觉浑身被一阵巨力裹着,似陷入了百丈深的潭底,快要窒息。

  “哼!”见张潜咬牙死撑,白骨道人冷哼一声,平举的手掌陡然一番,做覆压之状,加持在张潜身体上的力量陡然倍增,使得他骨骼都发出阵阵声响,就像老旧的家具,似乎随时都可能四分五裂,然而他膝盖却不曾弯上丝毫,那阵巨力贯彻周身,最终落在地面上,脚下青砖顿时四分五裂,双脚陷入其中。

  “今日这般羞辱于我,来日必将偿还!”张潜心头暗自发狠,额上冷汗淋漓。

  那白骨道人见地面青砖碎裂,却不好毁了这天权峰的道宫,慢慢卸去了力量,而后与青槐道人说道:“这弟子我便要了。”而后见青槐道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说了一句:“放心,既然是你委托与我,我还是要卖你几分薄面,不会将这废物当作祭品,毕竟你如今可是引了两位贵人进山。”

  张潜听的此言,不由微微皱眉,听这白骨道人所言,显然是知道这青槐道人于此发迹了,却仍然满不在乎,看来这白骨峰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横,然而近日他对七十二峰也有些许了解,七十二峰中当以天权、天律等五峰为尊,主管小沩山刑罚、征战、传承等司职,除此之外又以碧海、幽游、冥灵等七峰为魁首。

  在这声名显赫的诸峰之中,却不曾听说过焰狱峰。

  然而张潜却也不太注重,如今能有一处山峰可供安身立命、求道受业,便足以,强大与否并不重要。

  他也不指望山门能够给与庇护,再强的峰主强得过黑云殿里的长老么,到时候杨继业前来杀他,唯有自身实力才是决定命运造化、性命生死的关键,也是他最为注重之事,其余一切,皆是虚妄。

  那白骨道人与青槐道人分说明白之后,也不在停留片刻,大袖一挥便将张潜裹住。

  而后出了侧殿,祭起骸骨恶兽,一跃冲天,转瞬上了云端。

  这骸骨恶兽形似老虎,只是皮肉脱落干净,无法分辨,却又似是而非,生着两对恐怖的獠牙,而体型更是堪比巨象,张潜被无形力量裹成粽子一般,随意甩在恶兽背上,却也无法挣扎。

  在云端穿行一两刻钟,才觉耳边风声渐小。

  身下山川没了云雾遮掩,也逐渐清晰起来,骸骨恶兽在一处险峰徐徐降下,这座山似利刃一般扎在这锦绣山水之间,异常的刺眼,似乎将这天地都刺了个窟窿,有无尽的鲜血从中沁透出来,险峰四周都是荒芜之地,裂缝横生,其间隐隐可见流动的地火,不时有阵阵青烟从中弥漫四散,硫磺味甚浓。

  山峰之上却也不是寸草不剩,不过植被多是异色,不带半点青绿,看起来透着一股狰狞。

  道观修建在半山腰上,是一座黑石宫殿,异常的古朴厚重,似那地裂中涌出的岩浆也无法侵损丝毫。

  落入其中,张潜顿觉那股无处不在的热浪被削弱了几分,黑石宫殿散发着一股幽冥般的气息,让人遍体生寒,将那股燥热之气抵消了不少,想来即便是修道之人,在这难捱的热浪中也难以久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