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仙 > 第四千三百六十章 法力传说
  “这个我知道了,多谢陈书记的关心,”安德福笑着回答,然后他犹豫一下,又发问,“听说陈书记的六爻神术,非常准?”

  “什么是六爻神术?我不知道,”陈太忠淡淡地回答,有心人可以听出,他的声音略微有一点不耐烦,意思是对这个话题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抱歉,我误听人言了,”安德福笑着道歉,“不过陈书记是有大运气的人,这个我是相信的,我沾光不少……马芬的事若发生在别处,我的麻烦就大多了。”

  “客气了,其实大陆都差不多,”陈太忠的声音稍微柔和了一点,毕竟人家是在夸他。

  但是下一刻,想到此人跟自己说六爻和运气什么的,他又有点恼火,哥们儿是共产党员啊,于是他很直接地发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安德福沉吟一下,果断回答,“听说北崇有块风水宝地,惠特尼休斯顿曾经疗养过,并且还在记者面前大力赞赏,不知是否如此?”

  “你弄拧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回答,“北崇是在修建一个疗养院,但是……惠特尼休斯顿没去过那里,不过疗养院所在的位置,确实不错。”

  “那么请问,惠特尼休斯顿是在哪里疗养的?”安德福很有礼貌地发问。

  你问题很多啊,陈太忠有点恼了,惠特尼是在他的小院里疗养的,他不确定对方是否知道此事,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再被人打扰了,于是他很干脆地回答,“你想知道疗养院的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的秘书。”

  这个……安德福有点挠头了,事实上,他确实是弄拧了,他只是最近在一次聚会上,有人提起马芬的时候。又有人神秘兮兮地说,北崇那个陈书记,是有大、法力的。

  港九迷信超自然现象的人,一向比较多,由于荀家寿宴,大家知道了北崇的娃娃鱼,并且知道那里现在窃贼多。甚至有媒体为此专门报道。

  爆料的这位,就认识一个在北崇采访的记者。听说过陈书记的六爻神术,然后又挖掘出了陈区长曾经因为要阻止结阴婚,跟一个邓姓风水师斗法的事情。

  好在那记者也是大陆媒体的,能说一说自己的见闻,坚决不许报纸刊载。

  关于惠特尼曾经在北崇疗养,并且对那里评价甚高,安德福身处这个行业,早就知道了,于是托人大致了解了一下。意外地得知,北崇目前在搞疗养院。

  所以他就认为,北崇在搞的这个疗养院,没准也是有什么说法的,考虑到陈书记是共产党员,应该不会宣扬法力之类的事情,他甚至绕过廖大宝。直接打电话给正主儿。

  不成想,对方居然让他再去找廖大宝,安德福多少也有点急智,想一想之后发问,“陈书记,我是想知道。那个疗养院是否有那么灵验,我有个足够好的朋友,需要休养。”

  “北崇的,都是好东西,”陈太忠待理不理地答一句,可是转念一想,有人为疗养院宣传一下。也是不错的,“你那个朋友,知名度怎么样?”

  “知名度……”安德福禁不住打个磕绊,心说你不是想挖我的八卦吧?可是转念一想,大陆的官员,未必对此感兴趣,尤其这陈太忠,是相当目中无人的。

  娱记打破头想挖掘的东西,也许人家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念及此处,他很干脆地回答,“这个朋友名气比我大,她得了cancer。”

  “癌症啊,”陈太忠想一想,要是名气赶得上小安子,倒也值得炒作一把,于是他沉吟一下发话,“我们这个疗养院,还在建设中,原则上不对外开放。”

  “既然是原则上,那就是还可以商量了?”安德福笑了起来,97之后,他是常来大陆的,对某些官场套话很是熟悉,“若是陈书记认为,那里效果好的话,我不惜代价。”

  “不惜代价?”陈太忠听得真想笑,要不是为了北崇的发展,你当我稀罕你的不惜代价?除了我之外,世界上你找不到第二份仙灵之气了。

  然后,他就真的笑了,“听起来有点红颜知己的样子?”

  “是阿妮塔,”安德福倒也干脆,直承了这个八卦——你对此无所谓的,是吧?

  “是外国人啊,”陈太忠沉吟一下,“那这收费要高一点。”

  “是华人,这是英文名字,”安德福好悬没一口血喷出去,老大,我知道你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这么无所谓吧?不知道港九现在谁得了癌症?

  走到街上随便拽住一个小孩子问,人家也知道啊。

  还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下一刻,小安子意识到了这一点,大陆能有马芬这种奇葩粉丝,却也有那种一点不把艺人放在眼里小干部。

  而且陈书记这也不算小干部了,安德福很恭敬地回答,“只要有效果,收费高无所谓。”

  “那就让她来吧,给她临时支个房子,”陈太忠淡淡地表示,“我也不收费,不过她要是养好病,要为北崇免费宣传两年。”

  “该收的费用,自是要收,”安德福听这话不是个味儿,不收费意味着没责任啊,他可是必须逼出对方的法力,“钱无所谓,只希望陈书记能关照一二。”

  “我能有什么关照?”陈太忠听得就笑,他是坚决不会承认自己的怪异的,“这个疗养院山清水秀,对人恢复身体,还是很有帮助的。”

  山清水秀……安德福是彻底地无语了,你哪怕说个风水好也算,为什么半点不肯承认自己有法力?

  不过这年头,越是法力大的,就越低调,于是他又问一句,“阿妮塔是三期的cancer,有希望恢复吗?”

  “不尝试的话,肯定一点希望都没有,”陈太忠死活不给他一个宽心的答案,他没办法给,传出去麻烦就大了,“我不打保票……随便你选择。”

  他说得无情,但是安德福生长在港九,是见惯了神棍的,居然从这话里听出几分机锋来,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个极大的漏洞,“陈书记你是说……三期的cancer都有得治?”

  “你要是自己放弃了,那就没得治了,”陈太忠很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接下来,陈书记的事情依旧很多——区里因为理顺了,事情还不算太多,但是外面的交际和应酬,凭空增加了太多,他的时间真的是变得支离破碎了。

  这天,他应邀去章城谈大学生返乡创业,北崇搞的大学生返乡创业,受到了省委的高度关注,虽然还没有形成什么文件,但是有那鼻子灵的人已经嗅到了味道。

  陈太忠是没兴趣去章城的,可章城市委也有人知道,某人的头很难剃,所以邀请函是直接发给阳州市委的,李强一看,这是对阳州市委工作的肯定,就说太忠你得去啊。

  那陈太忠就只能去了,去了之后,他把北崇这两年大学生返乡的情况说一遍,虽然多少有点自夸,可总体上还是相对真实的。

  他认为,吸引大学生返乡创业,主要是强调三个方面:搞清楚现在的大学生在想什么,搞清楚我们能为他们返乡创造什么条件,搞清楚制约大学生返乡创业的因素,都有哪些。

  这三个方面都是很大的,所以每个方面,又能分出若干个子目录来,子目录下面,还有子目录——事实上,这是很正规的格式。

  不过,陈书记的格式虽然中规中矩,里面却夹杂了大量的实例,讲话并不显得枯燥,在他的例子中,桑格这样的学生会干部固然显得比较接地气,但是严酉生这种善于规划并勇于实践的学生,才更为可贵。

  而且,陈太忠不怕自曝其短,他很痛快地承认,因为没有很好地解决大学生返乡创业的资金问题,严酉生当初差点要黯然离乡。

  而正是陈某人,在丫离乡的途中,将人截了回来——因为是交流会,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卖弄自己的眼光,哥们儿的成功,那真不是幸致。

  然后他又列举严酉生遇到的问题,和自己的处理方式。

  当他明确表示,一旦领先别人,就不怕他人的追赶的时候,与会的诸多干部登时就震惊了,这跟他们的思维定式一点都不同——此时不该维护优势,并且打压对手吗?

  要不说虎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这种气魄,真的是很难学得来的——一般人想要效仿,很容易画虎不成反类犬,徒惹人耻笑。

  这个交流会,开得不是很尽兴,章城市下午还想继续,但是陈太忠表示,下午我有事。

  事实上,再开下去也没有意思了,因为陈太忠只有一个,别人可以借鉴他的理念和细节,但是陈某人做事的风格,他人学不来,也学不了。

  所以大家就只能中午多敬几杯了,章城市党群副书记扯着陈书记不放,“太忠书记,下午再聊一阵,多给些思路让我们借鉴。”

  “下午要去利阳,彭市长和晋部长喊了好几次,”陈太忠苦笑着回答,“麻价到现在为止,波动很不正常,他们要我过去帮着分析一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感冒中,晚了点,抱歉,不过还是要召唤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