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仙 > 1630章狠手-1631章沉默的背后
  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是笑话我不但荒淫无度,还不知羞耻地显摆,还是暗示我你也想要一套这样的鞋呢?

  他本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才待张嘴调笑一下对方,却发现田甜紧走两步,已经追上了走在前面的田书记和小姜,终于悻悻地闭嘴。

  陈太忠对田立平本来也就没什么忌惮的,今天的午餐虽然他嚣张在前,不过两人关系大大地拉近了,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不管怎么说,当着田书记调戏人家的女儿,就实在有点那啥了不是?

  下一刻,另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分了他的心,三人走出老远又拐了几拐,出了紫竹苑之后,小姜伸手拦了一辆出租坐了上去居然打车来,老田你小心得也有点离谱了吧?

  上车之后,姜秘书肯定是坐前排的,田书记和美女主播坐后排,开过街角一个拐弯,三人下车姜秘书付钱,看着三人离开,出租车司机一边起步一边摇头感慨“不愧是住紫竹苑的,有钱啊,四百多米还要打辆车。”

  田书记的司机早就吃完了午饭,一直在这里停着车等着呢,见老板到了,忙不迭开车迎上去。

  直到坐进自己的车里,四书记才轻声问自己的女儿,“这家伙怎么把饭局安排到这儿?”

  “他本来好像没安排这儿”田甜也隐约品出了其中的味道,不动声色地解释“听说你要来,他就临时定在这儿了,这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

  “你也是第一次来?”田立平瞥一眼自己的女儿,似乎是有点不相信的意思,不过下一刻,他的脊背就隐隐有冷汗渗出好家伙,幸亏我今天来了,这陈太忠的心眼小得厉害啊。

  其实,在这种事情上,田书记对自己的女儿还是比较相信的,那么,问题就来了“小陈为什么会把饭局安排在这儿呢?

  他好歹也是在政坛混迹了三十年,略一分析就得出了结果,陈太忠对我真的太不满意了,所以就在我面前略略嚣张一下,司时呢,还不忘记示好,我把这么隐秘的场所告诉你了二这家伙厉害啊,想明白了这一点,田书记对自己说,这个,人我定不能招惹,永远都不要招惹,官场中得罪了君子或者不那么要紧,但是得罪了器量小的小人,那真的连走路都得时不时地回头。

  陈太忠不但器量小,而且还跋扈成性,这种对手,相信是官场中所有人都不愿意面对的,田立平当然也不例外。

  想到这里,他就有一种不想让女儿跟其来往的冲动,可是再想一想陈某人身后站着的人,黄老、老蒙、许绍辉,要是我有这么多靠山,没准比他还嚣张呢。

  他在想心事,田甜也在想心事,她有点后悔自己在走时说的那句话,她也说不清,当时为什么自己嘴里就蹦出了那样的话,当然,在她心里认为,这是自己在调侃对方的无耻二希望他别把我的话,听成别的意思吧,想到,别的意思”四个字,她只觉得脸上有些微微地发热,早知道这句话不该说的。

  知女莫若父,她状似发呆实则在想心事,一边的田立平看得真真切切,嘴巴微微一动似乎要说点什么,最后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直到快下车的时候,才轻声吩咐一句“小姜,下午记得提醒我给小高打电话””

  下午反贪局有个小会,由于反贪局刚成立不久,办公条件还上不去,高局长在自己的办公室司几个副职笑着说着,猛地手边红机电话响起,屋子里登时寂静了下来,谁都不做声了。

  “你好,我是高洋”高局长严肃而沉稳地自报家门,他的电话没来显,但是能让这个电话响铃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下一刻他的话就证明了这一点“请稍等,我屋里有人。”

  不待他发话,几个副职站起身,脚不沾地地离开了,高局长这下才笑着发话“让姜秘书久等了,请田书记指示吧。”

  田立平的指示很简单,无非就是说接到了群众举报,上行西城支行可能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希望反贪局能重视一下,不冤枉一十好人的司时,也不放过一个贪污**份子。

  听领导的指示,先后次序很重要,做领导的惯常把重点放在后面,先是不冤枉好人,然后是不放过坏人,高洋明白,这就是要自己下狠手了。

  句题外话,做下属的汇报上作的时候,说话顺序恰恰相反,尤其是感谢领导信任组织培养之类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放在前面,这一点万万不可轻忽。

  反正,有了这个指示,高局长立马就下令了,上行西城支行,把他们的领导班子全给我端过来!

  是不是要跟上行素波分行打个招呼啊?有人小心地发问了,也好请他们协助调查?

  按说反贪局抓人,只要手里有确凿证据,确实是可以不通知银行的,我管你是不是条管单位呢,犯了事儿了,该抓就抓。

  可是没有确凿证据,只是怀疑的情况下,通常还是要走一下调杏程序的,不但该跟上级行打个招呼,同时也不能抓人,从原则上讲,只能找其谈话。

  这就是做下属的请示领导了,高局啊,咱们手上有没有硬货呢?要是没有硬货,有人叫真的话,这叫非法拘禁啊。

  “证据当然有”高局长的指示很明确”不过嘛,咱们反贪局的存在,不但是要震慑涉贪者,同时也要有惩前息后治病救人的主观愿望,可以适当地给他们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

  说话的这位是听领导指示的,关注的当然是后面的内容,结果这一听就明白了,领导手上的证据怕是有点悬乎,咱得采取手段诱供!

  反正,任你**分子狡诈如狐,只要反贪机构铁下心思去对付你,纵然有条条框框的约束,大家也有的是变通手段,鲜有人能逃得脱。

  然而,高局长这决心一下,事情就又变了味道,一个盈行长坚持了两小时就忍不住了,主动交待自己在高息揽储的过程中,有挪用该返还客产额外利息的讳法行为。

  高局长听得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心说这么小的胆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行长的,他正感慨呢,内线电话响起,来电话的是检察长,声音是罕见的严厉,,高洋你搞什么飞机?怎么能把西城支行的领导层一锅端了三上行素波分行打电话跟我抗议了。”

  “张裣,这是田书记的意思”高洋马上就回答了,这不是他想拿政法委书记压自家的老大,而是必须把这件事涉及的人交待清楚二高局长心里非常清楚,这种时候亮底牌绝对不能犹豫,而检察长也给了他亮底牌的机会,如若不然,检察长大可以直接来一句“马上给我放人”。

  能让领导用如此声调打来电话,绝对不会仅仅是素波上行抗议那么简单。

  “田书记的意思?”检察长一听,声调果然就缓和了下来,“好了,我知道了你要注意上作方式,对了,你有确凿证据吗?”

  两人说了半天才说到证据,可见这东西固然重要,却是没有大家想像中的那么重要。

  “田书记说,有些证据液他手上,还没移交过来”高局长回答得轻松而干脆,田立平是陈主任的关系,又向我亲口做出了指示的,不信他不偏袒我,领导您要是够胆,就跟田书记要证据去嘛。

  检察长听到这话,心里肯定不甘心,心说你拿田书记吓唬我吗?

  哼,不是笑话你,论起跟田书记的关系,你还差得多!

  结果他一个电话就打刹了田立平那里,田立平跟他关系也确实好,听他隐隐有找自己落实情况的意思,禁不住哼一声“这件事情我没通知你,肯定有没通知你的原因,你掺乎不起,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太明白了,检察长挂了电话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关掉了自己的手机,他的心里隐隐还是有点不平,不过却是不敢再问田书记了,我掺乎不起,高洋就掺乎得起?

  政法委书记,这拼的官说大不大,也绝对不算小了,田立平愿意站出来力挺,大多数噪音登时戛然而止,而有能力干涉田立平行事的人,也不会贸然冒头出来一这个行动太突然了,大家还都没品出来是什么味道呢,等个一两天再看吧。

  外面光阴似箭,里面度日如年,由于有田立平狈着,两天时间过去了,几个行长还在被“非法拘禁”着,可是被勒令“协助调杳”的人,却先扛不住了。

  突破口是在西城支行信贷科科长身上打开的,这科长原本也是十玲珑人物,深知反贪局的办案手段,心说没有确凿证据,人家也不可能把贾行长羁魔这么久不是?

  当然,若是没有确凿证据,人家还能把这几个行长羁魔这么久的话,那就更可怕了,信贷科长是明白人,于是就开始好好配合调香了。

  ,“章沉就的背后口子一旦被打开,剩下的事情就好处理得多了,自始至终,高局长都没有找陈太忠去要什么所谓的证据,所谓的证据,在不经意间会导致一些惯性思维,不利于扩大战果一实在打不开局面的时候,再找小陈也不晚。

  事实上,陈太忠手里也没什么证据,当然,如果他愿意,可以再做一次粱上君子,不过他查找证据的能力,与其仙人的水平不匹配,最起码是比不上穿墙专家水羲生,而且他最近身体的仙力也不太充裕。

  任由反贪局自由发挥的后果,真的是太严重了,银行里面的问题,真的是不杳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查到最后,大家都不敢杳了,“高局,要不……”就这样吧?”

  这次杳案,不但相当不讲理,而且非常地雷厉风行,反贪局的上作人员里也不缺乏明白人,知道这蹊跷处必定是有缘故的,心说咱把该处理的问题处理一下就成了,不要盲目扩大打击面,要不然真不好收场了。

  到了此时,高局长才联系一下那帕里出来坐坐“那处,这目标到底是什么人呢?你看,现在涉及到的公司和人,分别有”

  这就,是高洋做人的手段了,我不问是谁就开始查,这态度没得说吧?现在基本上出来这么几个块头比较大的,您该指示一下了。

  “天厦房地产开发公司”那帕里年纪不大,但是对这些做人的手段已经相当地纯熟了,笑着拍一拍高局长的肩头“老高不错,够朋友。一“果然是他”高洋点点头,这次把几个行长都请进去,不过是瞒天过海混淆视线的手段,核心却是直指贾志伟,这个是绝对搞不错的当然,也不排除反贪局借此机会扬名立万、震慑涉贪者,有省里主要领导关注,这大旗不用才是傻瓜。

  贾行长的手脚倒不是特别不干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像政治人更超过像银行家,年纪轻轻在银行系统就被评上了先进上作者,领导的储蓄所也是先进集体,这上进的心思一旦强了,经济方面自然就要比较注意。

  手脚干净是好事儿,但也正是因为他上进心太强,人情贷、超额贷等违规份款就多了一点,而且还存在对货款监管不力的情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贾行长手上也就这点资源,不利用好了如何上进?

  高局长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贾行长似乎跟朱秉松有点瓜葛,当时听说这个消息,吓得他整整愣了半分钟,不过这惊讶过去之后,再想一想自己这边的牌,就明白了一要不是采秉松,省里“主要领导”怕是还没心思去动西城支行呢。

  朱秉松是失势了,但是对于高洋这种处级干部,还是有若泰山一般的庞然大物,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高局长禁不住庆幸一下,幸亏我把支行里几个行长都请进来了,要不然这么强的针对性,让老朱记恨上我,也是很不妙的。

  “其他人,要不要搞一搞?”确定了是朱秉松之后,高局长的心情就松弛了下来,开弓没有回头箭,无非就是这样了“市行粱行长也有点奉扯,还有邸区长的关系老邦可是伍老板的人啊。”

  “这个不宜树敌太多吧?”那处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随即他又笑了起来,当然,兄弟们也不能白辛苦,反正突出主题就好,重点处理贾志伟,让朱秉松心里敞亮点。”

  “这你就不懂了”高洋笑了起来,真是难得,以那处长的眼界和世故,居然会被人耻笑,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术业有专攻不是?

  高局长的看法,比他专业得多“这么大的动静,老朱没反应过来味儿才叫怪呢,你当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算不针对他,他都要缩头风声了……如果他不是那么笨的话。”

  这个倒是,那帕里笑着点头,心说以朱秉松的智商,怎么可能考虑不到其中的因果?如果老朱还心存侥幸的话,下一次来个狠点儿的,那么丫就是自取其辱了。

  于是,此事终于告一段落,虽然一开局的局面有点大,不过结束得倒是风轻云淡的,非常遗憾的是,没有一个素缓人会把自己的厂子跟这件事联系在一起,陈太忠是彻彻底底地做了一次幕后英雄。

  贾志伟身上,到最后都没查出经济问题,不过“上作中出现严重失误”那是铁铁地没跑了,所以,上行中年轻的“希望之星”就此颇落,不但被开除了公职,还因为读职被判三缓四,总算是贾行长当权时比较讲义气,结识了两个仗义的老板,后来的生活也不至于太惨。

  其他几个副行长被录了一层皮之后,也放了出来,当然,他们可以说反贪局违规操作了,做出起诉之类的行为,然而,没人那么傻去如此行事,就算一个干净得不能再干净的昏行长,东挪西借了几十万,把自己保出来了,也不敢打这样的主意,倒是直接跳槽去了某股份制银行。

  不管什么时候,保住自己才是真的,此次反贪局针对西城支行的行动,有点政治敏感度的人就能品出来,事情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背后定然是有庞然大物在推动。

  最好笑的是,由于这件事陈太忠单线联系了许绍辉、田立平和高洋,以至于外面的人最多只知道此事是田书记现许绍辉还站在背后打算伸手二就连朱秉松自己都搞不清,到底是哪个家伙授意田立采这么干的,他跟田书记不对付那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他并不认为,姓田的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跳出来跟自己放对。

  出手接贾志伟并且还公然派员调杳天厦公司的账本,虽然仅仅是走了一个过场,可没人授意是不可能的,朱部长甚至为此琢磨了半个小时,得出的结论却偏向于,有人想动素仿,所以就看不顺眼我伸手!

  这也不怪他想吾,素仿真的是太肥了,肥到垂涎它的势力不可胜数,相对于有人正义感过剩出手干涉,倒不如相信是有利益集团出来下绊子。

  这次行动结束得是如此地隐蔽,甚至于在素波并没有掀起什么太大的波澜,以至于很久之后蒙老板再见陈太忠的时候,还问起素仿那边怎么样了,不过那就是后话了。

  见不得人的东西,终究是要用见不得人的手段来应对的,这是陈某人在此次事件中得到的最大收获。

  不过话说回来,世事无绝对,陈太忠做点见不得人的事情,却是不怕被人追究,此事尚未风平浪静,通玉县的县委书记徐自强已经跑到了素波来,亲自找到他向他解释“陈主任,王二华和王晓强死的是比较离奇,但是通玉县是被要求回避的我们不知情啊。”

  听说王家兄弟同时死亡,徐书记心里登时就是咯噔一下,虽然接触不多,但是陈主任是个什么样的鸟人,他是深有体会。

  死了,怎么就死了呢?原本徐自强还想着,这次我要是受到点牵连,也是正常的,不过王二华的势力不是一天养成的,谁一手造刻的这一切,你们心里应该很清楚,丫跟我还不太对付,你们也不能把屎盆子全扣到我头上。

  然而王局长自缢身亡,就让徐书记俊了神,相较而言,大眼强离奇死亡倒不是什么要紧的了,陈太忠那家伙可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估计不能满足这个结果吧?更别说,这还是省委办公厅关注的案子。

  完蛋,我要有麻烦了,徐自强心里拔凉拔凉的,陈某人这口气儿没出,指不定就要把火撒在我身上了,毕竟是党管干部,而通德市委的李书记,那是能跟陈太忠说上话的主儿,估计受不到什么牵连我说王二华你怎么就死了呢?

  这个替罪羊我不能当,想明白这一点,徐自强就跑到素波来了,打听清楚陈太忠在省委党校上课,专门跑到党枝门口来等人,他也不求陈主任帮自己说好话能不迁怒于我就够了。

  当然,徐书记身为一县的党委书记,做事不会太不靠谱,撒开人马打听一下陈太忠相熟的人,最后终于找出来这么一个,却是很让陈某人很无语的中间人天才美少女荆紫董。

  这倒也怪不得徐自强,陈太忠同荆家的关系凤凰市路人皆知,而荆涛本人又是天南大学的教授,桃李满天下,顺着这根藤摸下来,他很自然地找到了荆教授。

  荆教授当然不愿意为这种事出面,他自己要求小陈的事儿还多呢,结果徐书记就找到了荆紫蔑”小紫董琢磨一下,这俩人死得蹊跷啊,嗯,没准啊,她既然答应了,两人就一块在门口等陈太忠,陈主任正混在学生中跟王思敏有说有笑地往外走呢,一眼看到这二位,登时就是一愣神。

  “陈主任,我来来告你个事儿”徐自强咳嗽一声,“这个),王二华兄弟两个死了”

  陈太忠静静地听他说完情况,又瞥一眼一边站着的荆紫董,心说你丫都知道我这次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了,现在扯上小紫董过来,这是,嫌我日子安生吗?

  “你跟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他沉着脸发问了,“我需要对王局长的自杀负责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