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荒斗神 > 九百八十三 断为两截
  <=""><>

  “诸位,今日大家都是我梅某的见证,是这关家族长苦苦相逼,我才不得不应战,等下要是有什么闪失,还请见谅。??要看??书?ww?w?·1”

  这梅河倒也口舌便给,明明是他刚才出言挑衅在先,现在却说关家族长“苦苦相逼”,偏生这个关家族长怒火冲脑,根本就没有现其中的猫腻。

  关家族长正值气头上,此时他只想尽早将这个上窜下跳的梅河给收拾了,因此没有理会后者的话语,直接说道:“要比就比,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听到此言,不少人都是暗暗摇了摇头,旋即那梅河终于是朝着左跨了几步,诸人只觉那隐丹冰灵柜光线一暗,一抹黑光已经是出现在了冰灵柜之中。

  所有人眼神一凝,定神朝着冰灵柜内看去的时候,终于见得那梅河扔进柜中的武器,乃是一件黑色的圆形尖锥。

  用尖锥做武器在场众人倒是颇多见过,只见梅河那圆形尖锥尾部有着一根黑色链条,想来是用以控制尖锥攻敌的链索,只不过在这隐丹冰灵柜中,这根链索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

  然而众人在感应到那黑色尖锥武器之上散出来的气息之时,不由都是脸色微变,因为这把尖锥武器的气息,竟然比那对面的黄金战矛还要强横许多。

  黄金战矛已经是人阶高级武器的巅峰了,而这看似并不起眼的黑色尖锥竟然气息比它还强,这说明了什么,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在感应到黑色尖锥武器的那一丝气息之时,关家族长的脸色已经是变得一片青黑,就算他反应再慢,此时也知道是被那梅河给耍了。

  果然,在关家族长心中郁闷刚刚升腾而起的时候,梅河已经是侃侃说道:“黑云电光锥,地阶低级武器!”

  “果然是地阶低级……”

  听得梅河的介绍之言,场中众人心中都暗道了一声果然,刚才他们就觉那黑锥武器气息不对,现在看来,也只有地阶低级这个层次才能解释了。?一看书w?ww?·1?k?a要n书s?h?u

  “梅河,你……你……你无耻!”关家族长脸色都黑得如那黑云电光锥一般,此时气极而骂,但言语之中的气势却是几近于无。

  关家族当然没有底气了,因为他事先并没有问过梅河的武器是何种等级,在他的想像之中,梅河这种独来独往没有后台的家伙,又能拿出什么好东西了?

  可是现在冰灵柜中的那黑色小锥子,却是给了关家族长当头一棒,这梅河,明显就是挖了坑让他跳,偏生他还一丝犹豫没有地跳了进去,这可真是自投罗网啊。

  所以关家族长你了半天,也只能是你出一句“无耻”,听得这话,梅河施施然转过头来,笑道:“这里诸位都是见证,你关家族长刚才可没有说只能是人阶武器才行,怎么?刚才的气势哪儿去了?”

  这梅河与关家族长早有仇隙,此时觑得机会,又岂会不落井下石?到了现在,关家族长也终于明白刚才梅河说那句“让大家作见证”之言所为何来。

  这一环扣一环,让得关家族长就此落入圈套,此时他就算是想要黄金战矛从那隐丹冰灵柜中出来也已经来不及了。

  不要忘了那冰灵柜是由魏亭控制的,在黄金战矛进入柜中的那一瞬间,关家族长便算是失去了对其的控制。

  作为神兵阁的阁主,既然事先两人有着约定,表面当然得体现公平公正。现在关家族长心中虽然不忿,但也只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眼睁睁地看着魏亭施展手段将冰灵柜中的两件武器快靠近攻击。壹看书·1?k?a?

  叮叮叮!

  魏亭对冰灵柜的控制,似乎也只是催冰灵柜的某种效果,而那黑云电光锥也不愧为“电光”之名,那度飙起来简直如风驰电掣一般,一道道密集的清脆交击声出来,可见柜中武器战斗有多激烈。

  黑云电光锥乃是地阶低级的武器,不论那黄金战矛有多强横,那也不过是人阶高级而已,就算它可以在人阶武器之中称雄,遇上了更高一阶的地阶低级武器,也只能是猛虎遇蛟,浅鲸伏鲨了。

  在这个大6之上,无论是丹气的修炼功法或是丹武技,甚至魂针丹药,人阶和地阶都是一个极大的分水岭,两者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就比如说此时的黄金战矛和黑云电光锥,两者在冰灵柜内不过相交了短短十数个回合,那把看似强横无比的黄金战矛便被黑云电光锥一击击得倒翻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包括关家族长在内都是脸色一变,他们都以为这场一边倒的武器战斗便要结束了。

  关家族长脸色变得极度阴沉,可笑刚刚他还在因为黄金战矛夺得人阶武器冠军而沾沾自喜,现在梅河这样一搞,将他的心情完全破坏掉了。

  虽然说就算是梅河的黑云电光锥胜了黄金战矛,对黄金战矛的人阶武器冠军之位也没有任何影响,可是因为输了这么一场,刚才关家族长营造起来的气氛在这一刻已经荡然无存。

  而正当魏亭要宣布梅河的黑魂电光锥获胜时,却见他脸色微微一变,旋即那在冰灵柜内的黑色小锥子,竟然是再一次地疾射而出,目标正是那把倒飞的黄金战矛。

  魏亭之所以色变,是因为他忽然感觉到那黑色小锥居然失去了控制,这一下朝着黄金战矛的疾飞攻击,根本就不是在他的意念之下。

  魏亭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生的,这隐丹冰灵柜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他目光在那一脸激动的梅河脸上扫过时,心中顿时有了几分猜测。

  因为魏亭从梅河的身上,感应到了一股磅礴的无形力量,心中一动间,已是知道这个一向独来独往的家伙,竟然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魂医大师。

  隐丹冰灵柜有着吞噬丹气的诡异效果,可是这种吞噬却是对灵魂力量没有半点效果,虽然说冰灵柜也有隔绝灵魂之力的强横,可是对于一些特殊的融合灵魂,却是力有不殆。

  比如说此时,当冰灵柜内黑色小锥武器出现异常的时候,魏亭第一时间便知道是那个梅河的灵魂力量在作怪,这样看来,这老家伙的灵魂之力,也并非是寻常的灵魂变异了。

  不管怎么说,魏亭心中有着猜测,其他人却只是看到那锥形武器真如一朵黑云电光般朝着黄金战矛怒袭而去。

  叮!

  又一道清脆之声响起,而这一次众人看得清楚,那黑色小锥的锥尖,正好是刺在黄金战矛的矛柄正中,而且一些感应敏锐之人还看到,那被黑色小锥刺中的矛柄,竟然被刺出了一个小小的凹洞。

  在众人各异的心思之中,黑色小锥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思考时间,所有人耳中只听得叮叮叮连续数道声音响起,最后不由都一齐目瞪口呆起来。

  叮!

  咔!

  随着最后一道刺击声传出,众人耳中又是听到一道绝不同前的诡异声音,旋即所有目光都是看到,那金光闪闪的黄金战矛,竟然从中间断折而开。

  也许只有沈非和素清这两个灵魂之力达到高级之人才清楚地感应到,那黑云电光锥这十几下刺击,都是刺在了同一个地方。

  黄金战矛的品阶原本就要黑云电光锥低了一级,加上地阶和人阶之间的巨大差距,这黑色小锥以点破面,终于是毁了一件人阶高级巅峰的强横武器。

  在以往的神兵大会之中,其实并不乏这种将武器直接击毁的场面,但是那并非是地阶武器和人阶武器之间的战斗,今天这场武器之战,纯粹可以说是意外。

  要不是梅河对那关家族长夺取人阶武器冠军看不顺眼,要不是关家族长志得意满被梅河所激,要不是梅河有着特殊灵魂的控制手段,这件事情都不可能生。

  但不管怎么说,那把人阶高级巅峰的武器黄金战矛已经是被黑云电光锥刺成了两段,关家族长这一个哑巴亏是吃定了。

  梅河对关家族长本来就心怀怨恨,如果不是惧怕关家族大势大人多势众,他早就将这个乱嚼口舌的关家族长给宰了。

  今天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用黑云电光锥将黄金战矛给刺成两段,梅河也算是出了一口心头恶气,看着关家族长那黑得如要滴出水来的脸色,他心中就是一阵舒爽。

  见状魏亭也只能是叹了口气,这种灵魂特殊变异的灵魂之力也是他所料不及,但他也绝不会说出这种事情,因为他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说隐丹冰灵柜不会出问题,要是据实而言,说不定会连今天后面的神兵大会都要受到影响。

  所以魏亭目光从那满脸阴沉的关家族长脸上扫过,当即开口朗声道:“此战不计入凡阶武器的比试之中,凡阶武器冠军,仍然是黄金战矛,下面开始神兵大会地阶武器的比试。”

  魏亭此言一出,殿中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在魏亭控制之下从冰灵柜中飞出的两截黄金战矛时,那古怪之色不由更加浓郁了。

  ...

  ...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