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希灵帝国 > 第四百九十章 完虐,归来
  第四百九十章完虐,归来

  间桐慎二?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从樱被我拐走,连同她的从者,间桐慎二唯一的仪仗rider也让我忽悠成员工之后,这个人渣就已经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倒不是说就能让他从此安然无恙下去,而是将其排除出了圣杯战争的圈子,一个连唯一可以使唤的从者都失去,本身又没有任何魔术天赋的的废人,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角色,在我的印象中,这样的小杂鱼应该就是在幕后花絮放音乐的时候突然闪过一个镜头,在路过的混混甲混混乙混混丙围殴中惨叫两秒钟,然后被无情地扣上“间桐慎二扮演者——群众演员”这样的名号才对,或者我心情好的话再给丫安排一个n年后孤死于城市街角的剪影,但怎么也没想到,原本应该已经出局的间桐慎二竟然会这样出现在我们眼前,甚至还带着这样可疑的洋洋得意。

  喂,别告诉我这混蛋前天上街买a片的时候偶遇了化装成乞丐的世外高人,被传授《北斗神拳拳谱》一本还让t病毒打通了任督二脉啊喂!那样我会笑死的!

  “慎二,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卫宫握紧了双拳,紧紧地盯着眼前之人,对方在这个时间突然出现在这里,事情的诡异让他渐渐提高了警惕。

  “唉,卫宫,你对自己的朋友还真是不客气呢,”蓝发的少年假声假气地叹道,“我可是昨天就在这里等过你了呢,可惜你这个幸运的家伙竟然已经躲到了远坂那个女人的家里,本来今天是打算先把这里的人杀光然后再去扫平远坂家,把你和那个可恶的远坂一起抓来的,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送上门来,真不愧是我的好友。”

  “你对这里的普通人出手了吗?!”

  卫宫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同时,阿尔托利亚也侧身上前一步,做出了随时出击的姿势,

  对这样的威胁间桐慎二仿佛没看见一样,只是轻蔑地笑了笑:“哼,真是无聊的伪善,不过不用担心,他们只是昏睡过去了而已,现在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樱那个贱人和rider那个叛徒藏起来的,不过杀掉你的话,她们肯定会出现吧……”

  “saber!”

  “了解!”

  金发的少女猛然挥动了手中的无形之剑,整个人化作一道银色的流光,闪电般向面前的敌人激射而去,尽管不知道对方有着什么样的仰仗可以如此有恃无恐,但任由对方拖延时间明显不是什么好主意,因此,在卫宫的示意下,阿尔托利亚发动了突然攻击。

  但是面对这样远非人类可以抵抗的冲刺,原本应该贪生怕死的间桐慎二却没有丝毫惊慌失措的表现,而是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

  “喝啊!”空气中突然出现的高大身影毫无预兆地阻拦在阿尔托利亚身前,面对骑士王那致命的一击,这身影非但没有闪避,反而奋力挥起了手中的长枪,以完全不要命的方法发动了攻击。

  “咔嚓!”一声脆响,黑色的长枪当然未能对阿尔托利亚造成任何伤害,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次挥剑,长枪便被无形之剑一斩为二,而阻拦saber的高大身影也在下一瞬间被骑士王的冲锋正面撞击,连着后退了十几步才在间桐慎二身前勉强站住。

  只是一秒钟的交锋,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便显露无疑。

  “英灵?枪兵?”尽管一回合便占据了上风,saber还是谨慎地握紧了圣剑,紧紧盯着眼前的敌人。

  那是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的健壮男子,但其五分之三面容都被一个顶着红色缨穗的高高头盔覆盖着,让人看不出其容貌,而那头盔的样式看起来则有点……呃,没看出来,对方穿着全身铠甲,铠甲上没有任何标志性的花纹,看上去就好像某种古代军队普通士兵的制式装备,而在其左手上则执着一面金属和皮革包裹的椭圆大盾,盾牌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刀斧痕迹,显然已经随着这名战士出生入死了无数年。

  这样的装备,怎么也不像是敏捷性和格斗能力都超强的枪兵英灵,而像是一个普通的古代步兵,但他所使用的武器确实是长枪,这也难怪saber在确认对方身份的时候会用那种困惑迟疑的语气了。

  手上的武器被毁,仅剩下半截枪身,那身着板甲的英灵却没有任何惊慌,他冷静地扔掉了手中的武器,紧接着随手在空气中抓出了一柄七英尺长的金属标枪,摆出准备格斗的姿势。

  “优秀的士兵,”曾率领军队征战多年的阿尔托利亚毫不吝于自己对眼前这个沉着冷静的军人的夸奖,“但作为英灵,太弱了。”

  没错,虽然不乏足够的战斗意识和勇猛,这名步兵英灵身上的能量强度远远逊于saber却是不争的事实,仅仅是刚才那一瞬间的接触,他都被一剑斩断了武器而且被击退将近十米,假如间桐慎二所仰仗的就是这样的英灵的话,那只能说,丫脑子已经被王致和豆腐乳占领了。

  完全被包裹在板甲中的步兵英灵紧握着手中标枪,谨慎地绕着saber移动着脚步,然后,突然扬起了右手,将那只七尺长的沉重标枪猛力投掷了过来!

  敌人突然转变成远程攻击让saber略微有些意外,但她还是立即反应过来,举剑磕飞了闪电般袭来的标枪,随即脚下发力,猛然冲向敌人,而对方此刻也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朴实无华的短剑,用中规中矩的士兵格斗技迎战来势汹汹的金发少女。

  标准的古代精锐步兵战术,投掷,格斗,格挡,全都是最基础的士兵战斗技巧,朴实无华,威力也无法与那些大英雄的必杀招式相提并论,仅仅是将这样朴素的动作磨练千百遍之后形成战斗本能,然后依靠多种多样的战斗手段来对抗敌人而已,无名无姓,甚至连宝具和绝技也没有的步兵英灵就用这样平凡的战术来对抗赫赫威名的骑士王,其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的,仅仅几个回合的交锋,saber便再次砍飞了对方手中的武器,下一秒,厚重的椭圆形大盾被不可视的圣剑一分为二,再下一刻——saber乘胜追击的必杀被突然袭来的另外一支标枪所打断。

  “嗖!”裹挟着尖锐的风声,激射而来的黑色标枪擦着金发少女的发梢飞过,深深地插入了地面,紧接着,更多破空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我一下子想起了伊利亚说过的话:

  “……仅仅是带着伊利亚逃出来……berserker便被投枪重伤……”

  难道,毁灭了艾因兹贝伦的,竟然就是这种古怪的步兵英灵?

  仿佛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想,随着一阵阵能量凝结的波动,四周的夜色中逐渐浮现出了一个个的身影,高大强壮,全身板甲,举着椭圆形大盾和标枪的步兵们在间桐慎二得意的笑声中显露出了真容,虽然体型和铠甲细节上有着些微的差别,但这些步兵仍然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属于一支军队,迈着整齐而谨慎的步伐,从四面八方涌上来的步兵须臾之间已经包围了一切退路,从那沉重的头盔下露出的是一双双冷静果敢却又沾染着无尽血腥气的眼睛,这些步兵将手中布满了刀斧伤痕的重盾举在身前,然后同时举起了右手中的标枪。

  “现在,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可就都死无葬身之地了呢。”

  间桐慎二得意洋洋地躲在两名高大步兵身后,数量上的绝对优势让他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哼,我早就说过,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王牌就应该以摧枯拉朽的战术将其他魔术师一网打尽才对,那个老头子还整天畏首畏尾地担心其他人也掌握了什么类似的王牌,真是丢死人了……喂!卫宫,怎么样?绝望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啊?”

  “saber,这是……”卫宫脸上也布满了冷汗,被上百英灵层层包围的感觉可不是那么美好,而saber此刻则是抓着兵器,谨慎地环视四周,这些围攻的敌人身上气息毫无疑问是英灵,但这可怕的数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或者说,究竟是什么样变态的魔术师才能同时支撑起这么多英灵的魔力供应?

  刚才那名步兵英灵的实力已经在战斗中探明,正面战中甚至接不住骑士王十招,但被两百名这种程度的英灵围攻,量变产生的质变就足够逆转一切,同样是英灵,saber再强,和这些步兵之间也无法拉开英灵和普通人那样的差距,深知这一点的少女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从始至终就在装扮围观群众的外星人甲和外星人乙。

  喂,你们这时候总应该出工出力了吧?

  这样的信息从阿尔托利亚的呆毛天线中“嘟嘟嘟”地发出,回荡在我的脑海中,貌似现在这个情况继续围观下去已经不合适了呢。

  因为我们已经沦为被围观的对象了……

  两百左右的步兵英灵,实力大约是普通英灵的五分之一,配合默契,训练有素,可以达到以数量配合战胜强力英灵的效果,几乎可以确信,那天晚上偷偷窥探卫宫宅的神秘敌人应该就是这些家伙之一,而伊利亚所说的艾因兹贝伦被英灵军队毁灭应该也是他们的手笔,尽管不知道间桐家是怎么成功开启了这样逆天的外挂,但这与现有世界规则格格不入的现象无疑跟fate世界的扭曲有关。

  “哈,区区一个普通人竟然还挺勇敢的,”看到我迈步向自己走来,间桐慎二不由得后退了半步,但随即哈哈笑了出来,“你应该还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感到茫然无措吧……什么?!”

  只是随手一拍,就好像跟认识的人打招呼时拍了拍对方肩膀一样,我轻轻拍了侧身上前打算阻拦的一名步兵英灵一下,后者便瞬间爆成了一团明亮的能量火花。

  能量体,能跟我对抗吗?

  “哇!阿俊好棒!阿俊加油!”从身后传来了这样纯粹添乱的声音让我脚下不稳差点扑街,珊多拉这丫头,懒得出手也就罢了,至少你给我老老实实地扮演观众啊!

  “噗”、“噗”、“噗”,连续的轻声闷响不间断地响起,一开始我还挺有兴趣地挨个去拍灭那些步兵英灵,但当对方主动组织起攻击之后我甚至连手都懒得动,干脆站在那里让他们攻击,每一个英灵或者他们扔出的标枪在靠近我的时候都会受到能量解体力场的作用,爆成一团明亮的火焰,一时间,卫宫邸中仿佛在放烟火一样。

  作为烟火筒我压力很大。

  “这……这不可能!”老掉牙的台词,但间桐慎二还是将其喊了出来,让他觉得占尽上风的两百英灵部队在面对面前那个诡异的“普通人”的时候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变成了烟花,情况的诡异和即将落败的恐惧让他失声惊呼,甚至带上了隐隐的哭腔:“停手!你们这些蠢货都停手!快停手!”

  攻击停止了,已经有大约五十名步兵英灵解体于力场的作用下,但剩下的一百多人仍然保持着密集有序的阵型,将我们层层包围,就仿佛刚才那被人拍苍蝇一般挨个消灭的一幕根本不存在一样,这一刻就连我也感到了吃惊,这些士兵的训练有素也太惊人了点,简直就仿佛面对无尽深渊都能喊着一二一的口号向前齐步走的机器人一样,如此极端的军纪我只在希灵大兵们身上看到过,这些步兵英灵倒是让人开了眼界。

  但是很可惜,这些优秀的士兵却都是敌人。

  “好吧,你们不攻击,那就换我来好了,”我扯了扯嘴角,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今天一个都不能放走,“死亡一指!”

  伴随着这样让珊多拉差点呛死的一声大叫,我猛然伸出手去,食指尖端爆发出了红色的闪电,直接命中一个没来得及反应的步兵英灵,对方刚刚举起手中的盾牌,便像他的前辈们一样爆成了大团的光焰。

  “直死魔眼!”

  视线中,两名步兵“砰砰”地化为了焰火。

  “月读天照!”“大蛇薙!”“超电磁炮!”“阳电子破城炮!”“北斗有情破颜拳!”“动感光波!”

  “呃,陈在干什么呢?”

  目瞪口呆地看着某人用着大堆花里胡哨但威力惊人的技能收割着那些诡异士兵的生命,saber头上的呆毛原地转了一圈,然后碰碰旁边的珊多拉低声问道。

  “我不知道,”女王陛下干脆地闭上眼睛,“因为我什么都没看到!”

  “那……”卫宫愣了愣,然后对自己的从者耸耸肩,“我们也当没看到好了。”

  而与此同时,随着自己带来的英灵军队在那千奇百怪的诡异攻击下数量越来越少,而己方发出的攻击甚至连对方一根汗毛都未能伤到,间桐慎二的脸色已经一片惨白,他双腿哆嗦着,完全不复一开始那得意洋洋的神情,豆大的汗珠随着又一个步兵英灵在“去你妹的天马流星拳”下灰飞烟灭终于从头上悄然滑落。

  “别……你别过来……”

  身边仅剩下不到十个尚且完整的重甲步兵,间桐慎二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他跌跌撞撞地后退着,一边手忙脚乱地将身边的步兵向前推去,“我认输!我投降!你别杀我!”

  “当然,”我停住了脚步,突然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我当然不会杀你,而且从现在开始我不会伤害你一根寒毛。”

  间桐慎二,卫宫士郎,甚至阿尔托利亚都一瞬间呆在原地,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我,而间桐慎二在楞了几秒种后,脸上突然露出了狂喜的表情:“真……真的?你真的可以放我走?”

  “嘛,只是觉得应该把你交给另一个人比较好而已。”

  我耸了耸肩,而随着这话音落下,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呼啸,额,放心,这次不是登陆舱。

  漆黑的锁链刺破了空气,凭空出现,锁链尖端绑缚的锋利刀刃在月光下反射出一阵阵寒光,向着距离我最近的一名步兵英灵袭去。

  后者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在锁链剑刚刚出现的一瞬间,他便举起了手中的盾牌,“叮”地一声脆响过后,那锋刃便深深地刺入了皮革和金属包裹的圆盾之中。

  但这一记漂亮的格挡仅仅让他轻松了不到一秒钟,下一秒,以那盾牌被击中的位置开始,爆发般的,冰蓝色的水晶花急速蔓延开来。

  如同感染一般,这名格挡了攻击的步兵迅速被一层不断生长的结晶状物覆盖了全身,不过十秒钟,勇敢的士兵便化为了一尊晶莹剔透的冰蓝色水晶塑像。

  在珊多拉身旁的saber立刻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右臂,这玩意她好像遇到过!

  “啪嗒”一声轻巧的声响,高挑的紫发女子轻盈地落在我身前,双手中握着的是作为兵器的锁链剑,几乎到达脚踝的发梢在夜风下微微飘动,里面一缕缕蓝白色的结晶质发丝散发出神秘悠远的光芒。

  “rider!!”间桐慎二的声音几乎扭曲,歇斯底里地举起双手嘶吼着,“你这个叛徒,果然……你果然投靠了卫宫那边哈哈哈!你这个叛徒!!你终于出现在我眼前了吗!?”

  “不只是我,人类,”紫发的高挑女子静静说道,“我的master,更愿意在此展现她新的力量——以你作为第一块磨刀石。”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