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宦海无涯 > 第二十二章赵氏抓阄法
  钱乡长就说:“你嚎什么嚎?你是让我来解决问题哩还是让我来听你干嚎呢?”

  崔金城的婆娘一听这话,那哭声就渐渐地小了下来,慢慢地变成细微的抽泣。

  钱乡长不再理她,带着李所长和赵长风进了屋里。

  屋子正中间铺了一张草席,草席上放了一床被子,崔金城就虚弱地躺在被子上,脖子上一道深紫色的勒痕清晰可见。

  王发财已经跟进来了,他蹲在崔金城的旁边,小声地喊道:“金城,钱乡长来看你了。”

  崔金城吃力地转动了一下脖子,盯着钱乡长看。

  钱乡长没和崔金城说话,反而转身呵斥旁边的人:“你们是怎么照顾人的?大冷天就让金城兄弟躺在地上?快点,给我挪到床上去。”

  于是一帮人手忙脚乱地抬着崔金城,挪到里屋的床上。王发财心中就有点不好受,他刚置换上的一床新被褥啊,被崔金城这脏哩巴几地一趟,恐怕就要拆洗了。

  钱乡长坐在床边,拉着崔金城的手说道:“金城兄弟,你咋恁想不开呢?有啥困难不会找乡里反映吗?干吗要寻短见呢?你这要是真的走了,家里撇下孤儿寡母的,让谁照看呢?”

  崔金城的婆娘被人扶着站在一边,这时候听到钱乡长的话,不由得又哭泣起来。

  崔金城却不看钱乡长,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

  钱乡长又说道:“金城兄弟,有啥困难就说,乡里会给你做主的。”

  崔金城依旧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喃喃地说道:“我要承包柿子园。”

  钱乡长笑呵呵地说道:“金城兄弟,那抓阄啊,你抓到了就承包啊!”

  崔金城吃力地扭过头,看着钱乡长:“包不到柿子园,我还去死!”

  李所长就在旁边喝道:“崔金城,信不信我把你弄到所里拷两天?”

  崔金城猛然歇斯底里地喊道:“拷吧!我正不想活了,死到派出所里正好!”

  钱乡长就骂道:“老李,咋和金城兄弟说话呢?你给我出去!”

  李所长气呼呼地退了出去。

  钱乡长拍了拍崔金城的胳膊,说道:“金城兄弟,急什么呢?咱好说好商量嘛!这样吧,让村委会先给你拿点医药费,你先回家养病。这柿子园的事情,等你身体好了再说。”

  钱乡长站了起来走了出去。王发财连忙跟了出来,对钱乡长说道:“钱乡长,你也知道前进村是个啥状况,村委会根本拿不出钱。”

  钱乡长厉声喝道:“拿不出钱你就自己垫,你自己闯得祸你自己不收拾,还想让我来给你擦屁股啊?”

  王发财就低下头不敢说话。

  钱乡长又说道:“王发财,这几天你给我看好崔金城,如果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进局子吧!”

  说完钱乡长就带着赵长风和李所长上了大奔,让司机老王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李所长气呼呼地说道:“钱乡长,我看崔金城纯粹是在讹人。他如果真的想死的话,早就死了。估计是那好绳子等在王发财家门口,听到里面有人出来,这才把脖子套进去。要不早就死透了,怎么能抢救过来呢?”

  钱乡长说:“老李,他讹也就任他讹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万一他真的死了,咱们可咋个办?还有他家的孤儿寡母的,看着也怪可怜。”

  李所长闭上嘴不再说话,心中却认为钱乡长心太软,没魄力。

  回到乡政斧,钱乡长就把乡里主要干部召集到会议室开了个会,商讨如何处理崔金城的事情。会上大家都说,如果不让崔金城承包吧,崔金城有可能再寻短见。上次他在王发财家门口寻短见,这次说不定会跑到乡政斧来寻短见。若是让崔金城承包吧,村里大多数王姓村民肯定会不愿意,他们联合起来到乡政斧来闹,也是个麻烦事。

  看大家七嘴八舌说了一大堆,却一个有用的主意就没有,钱乡长就来气。他忽然间瞥到赵长风,见赵长风只是在笑,却不吭声,心想赵助理是从省直机关下来的干部,见多识广,也许他会有什么高招不成?

  于是钱乡长就说道:“赵助理,你有什么想法,说说看吧。”

  赵长风微笑着说道:“钱乡长,我刚参加工作不久,没有啥经验。还是听各位领导的意见吧。”

  钱乡长就泄了气,说那就先散会吧,大家回去都认真考虑考虑前进村的事情,如果有什么好的想法,要立刻向他汇报。

  钱乡长刚回到他办公室,赵长风却在后面跟了进来。钱乡长扭头看到赵长风,惊奇地说道:“赵助理,咋又过来呢?”

  赵长风把钱乡长的办公室门关上,这才说道:“钱乡长,关于前进村柿子园承包的问题,我倒是有个想法,只是刚才会议室人多,我不方便说出来。”

  钱乡长心中一喜,连忙指着凳子说道:“赵助理,坐,坐!坐下说话。”

  赵长风拉过凳子坐到钱乡长面前,笑着说道:“谢谢乡长。”

  “别给我整这虚的东西!”钱乡长摇手说道:“赵助理,你快跟我说说,究竟有什么好想法?”

  赵长风说道:“钱乡长,首先我想问一下你的意思,你是不是觉得前进村的柿子园还是由崔金城继续承包比较合适?”

  钱乡长点了点头,说道:“按理说应该这样。人家崔金城投入那么大,现在收回来改成其他人承包不合适。”

  赵长风笑着说道:“钱乡长,那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们只要想办法让崔金城承包到这个柿子园不就得了?”

  钱乡长说道:“想什么办法?前进村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姓王,如果就这样让崔金城承包了去,前进村的人还不闹腾死啊?”

  赵长风说道:“这个问题也好解决啊。我们可以抓阄啊,只要让崔金城通过抓阄抓到柿子园的承包权,前进村其他人想闹也没有办法啊!”

  钱乡长说道:“是,山里人就认这个抓阄。可是怎么才能让崔金城通过抓阄的办法抓到柿子园的承包权呢?你的意思是作弊吗?山里人看着闷儿哩巴几的,其实很精明的,如果我们作弊让他们发现了,那可就要惹出大麻烦了!”

  赵长风笑着说道:“钱乡长,所以我才私下里找你商量啊,这个事情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其他人谁都不让知道。”

  钱乡长说道:“赵助理,你能保证的你的办法不被其他村民发现吗?”

  赵长风说道:“嗯,只要计划周密一点,村里人绝对看不出来。”

  钱乡长道:“哦?你给我说说看!”

  赵长风就附在钱乡长的耳边嘀咕起来。钱乡长越听眼睛越亮,到最后他不由得哈哈大笑,连连拍着赵长风的肩膀说道:“中!不愧是省机关的干部,有水平,真有水平!这种主意俺这种大老粗是想不出来。”

  赵长风说道:“钱乡长,你如果同意的话,那咱们就这样干了!”

  钱乡长点头说:“中!就按你说的办吧!”

  第二天,乡派出所李所长带两个民警到前进村,以搔扰村里治安的名义,把崔金城夫妇两个都拷了起来,带到乡政斧关了起来。

  前进村的王姓村民们看到这一幕都禁不住幸灾乐祸起来:让你崔金城闹,让你崔金城上吊。这不,惹下大麻烦了吧?乡派出所把你们抓去,那滋味会好受吗?

  到了下午,崔金城两口子垂头丧气地被送了回来。同时李所长还通知前进村支书王发财,说经过乡领导的教育,崔金城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同意通过抓阄来确定柿子园的承包权。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乡政斧为了保持柿子园承包权公平公开公证的被承包出去,特意派省政斧下来的干部赵助理亲自主持柿子园承包权的抓阄工作。三天后的上午十点钟,前进村每户选派一个代表,到乡政斧大院参加柿子园承包权的抓阄,不去参加者,或者迟到十分钟以上者,视为自动放弃承包柿子园的权力。希望王发财要及时通知村里所有的人。后天上午十十点钟准时赶到乡政斧,以保证柿子园承包权抓阄的顺利进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