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狂尊无敌 > 第155章秘殿之谜
  下界,上界?

  看到这样的词语,柳东来一下子愣了。

  这是什么意思?按照这个记事本上的叙述的话,下界就是修为都很差,基本上很少有人能够修炼灵元的世界,而上界,则是到处都是修炼灵元的人,基本上可以说这样的家伙满地走,多如狗。

  可是,上界又在哪里呢?

  柳东来一下子就疑惑了,也来了兴趣。

  随后,跟大家伙一说,大家就全凑了过来,连吃晚饭都忘了,开始研究起了这本记事簿。

  “今日,我预感到我寿元将尽,便把我所有的相关事情写下来,留待有缘吧!”

  “我乃是上界灵虚宗的真传弟子:冷然。我灵虚宗最擅长炼器,尤其是我现在身处的这种虚空殿,他可以让人穿越各种不懂的空间,到达不同的世界,这也是我为什么拜入灵虚宗的原因,我喜欢到处云游,喜欢去看各种各样的世界!”

  “偶然间,我听到《吞天诀》出世的消息,便迅的赶了过去,要知道,《吞天诀》可是神界第一神王,已经从永生之门破空而去,得到永生的大圣神王所修炼的至高宝典……!”

  啥,《吞天诀》,神界?一下子,柳东来他们又懵逼了。

  《吞天诀》啊,他现在修炼的可不就是吞天诀么。

  随后,看冷然的笔记,他终于明白了,《吞天诀》就像是之前夜轻舞说的一样,分上下部,都是绝世无双的功法,而且,也只有《吞天诀》的上部,才能够在没有达到武圣级的时候,就能够修炼灵元。

  而到了武圣级,再修炼下部的话,那就更不得了,修炼的度据说是疯狂的很饿。

  冷然口中的大圣神王,只用了不到三千年,就得到了永生啊。

  至于神界,那是比上界还要高档的地方,冷然也没有去过,因为他没有资格,按照冷然的说法,要到神界,就必须成神。

  这个成神,可不是柳东来他们所认为的武神。

  在冷然的口中,像是大荒世界,元灵界这样的下界世界所说的武神,简直就是个笑话。

  通过比对,柳东来他们可以知道,大荒世界这种下界的武圣级,刚刚相当于冷然他们那边上界的入门级,也就是聚气期。

  而下界的武神级,不过相当于上界的元丹级,而上界的元丹级并不算什么厉害的,冷然他这个灵虚宗的真传弟子都是元丹九段。

  而灵虚宗在上界并不算是厉害的宗门,只不过是炼器比较厉害而已。

  而他这个真传弟子在灵虚宗里也不算厉害,刚说弟子,灵虚宗里就有不少掌门弟子比他高级的多,就更不要说那些强大的长老,宗主,太上长老之类的了。

  看到这里,柳东来他们倒是真的震惊了。

  上界居然这么牛逼,随便一个三流宗门的真传弟子,就比大荒世界左右的高手都厉害。

  要知道,就算是大荒世界最厉害的人,也就是天玑王朝的皇帝陛下慕容天骄也不过是半步武神,那也就是说,连武神级都没到。

  可冷然却已经是元丹九段,相当于武神九段了啊。

  麻蛋,有没有这么厉害啊,这也太打击人了吧。

  柳东来和月无双等人面面相觑,有点不敢相信刚刚所看到的一切是真的。

  “额,先别管那么多吧,”柳东来一挥手,不管是真是假,现在貌似跟大家没多大的关系。

  于是,大家伙继续看了下去。

  “如果哪个有缘人来到这虚空殿中,继承了我的衣钵,或者说得到了我这里的宝贝,那么,我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去到上界或者是天界,那里,有着更加广阔的天空。”

  “这虚空殿里,虽然大部分的东西都以为战斗而损毁了,但里面还是藏了不少好东西的,不管是法符也好,法宝也好,各种秘技,灵丹,等等,绝对是在下界世界里,梦寐以求的,”

  “不过,想要得到里面的宝贝,需要经受考验,”冷然那个货看起来还是有点瞧不起下界的人,嘚瑟道:“先,要进一重门,最少要修炼出灵元,有了灵元,就可以轻松的突破一重门,进入第一个大殿里,得到少量的宝贝,而要想通过二重门,最少要修炼到金汤境,灵元化作金汤,金汤一点,就可以破开第二重,进入第二个大殿,然后,元丹境可以进入第三重……!”

  干,看到这里,柳东来不由得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难怪刚刚他用一点灵元迅的就破开了一重门后面的禁制,原来是这样。

  可是,第二重,第三重一直到滴五重,这么多的大殿,他想要通过,就难了,而且,金汤境是那么好修炼的么,那可是相当于大荒世界的武帝境啊。

  擦了,柳东来郁闷的咬咬牙,要是冷然在这里,他一定要胖揍对方一顿。

  这尼玛的,都破了第一重禁制了,就应该可以顺顺当当的得到所有宝贝才对啊,一点点的,这不是折磨人么。

  还有,上界是那么好去的么,看冷然的说法,最少要到武神级才可以去。

  都武神级了,都横扫整个大荒世界了,他去上界干屁啊,在大荒世界,他是唯一的老大,但去了上界的世界里,还是要苦逼的做小,他疯了才去呢。

  腹诽中,扫了身旁的女人们一眼,道:“你们有兴趣去上界看看么?”

  “不想去!”白魅儿第一个撇撇嘴,“我觉得在大荒世界做大王就心里,那多爽啊!”

  看来这丫头也给打击的不轻,包括月无双他们都是。

  “真的有上界和神界啊?”狐青儿倒是眼睛亮闪闪的,“那个大圣神王居然可以永生不灭诶,那就是长生不老,可以一直活着啊,那太好了!”

  还一把抱住柳东来的脖子,亲昵道:“要是我们都可以一直不死就好了,我就可以永永远远的跟你在一起了呢!”

  这话窝心,柳东来都听的心里舒服得很。

  “永生不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柳东来感慨道:“永生,听听就觉得太妖孽了,而且就算是如此,也用了三千年诶,三千年,我们还不知道在不在了!”

  “没出息,武神级就可以有上万年的寿命了,”夜轻舞没好气的白了柳东来一眼,“而且,修为越往上,到时候寿命越长,你没看到冷然说了么,成神之后,随随便便就能够活到上百万年呢!”

  “百万年啊,那我也知足了,”狐青儿趴在柳东来的怀里,“加油啊,老公,我还要和你在一起最少一百万年呢!”

  “好吧,为了你,我也得努力!”柳东来乐呵呵的拍了拍她肥肥的******,耸耸肩。

  他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没怎么在意,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先修炼到武神级再说,那才是真正有意义的目标。

  当然喽,知道了冷然所说的上界和神界,他也有了更多的野心和动力,等到了武神级,或许,他还是可以去试试看到上界玩玩。

  “东来说的也对,暂时吧,我们还是先考虑把云鹤解决了再说,”月无双笑呵呵的说道:“要是连云鹤都解决不了,就不要说上界了,就是这里我们都冲不过去!”

  大家也都乐了,这时候,信心十足,感觉已经不再把云鹤放在眼里了似的。

  感觉他们已经获得了巨多的宝贝,修为已经厉害的不要不要了似的,而实际上呢,他们其实并没有得到多少好东西。

  又是一夜匆匆的过去了,早早的醒过来,吃过早餐,大家伙就兴冲冲的朝一线天那边进,感觉已经是势不可挡。

  “那家伙今天要是敢不跑,他就死定了,”狐青儿得意的看着柳东来。

  “你用法符使劲的怼它,看他死不死,”

  柳东来轻笑一声,“我倒是想啊,可我这里总共才找到十一张,就算那堆废品里我们还可能找到更多的,可谁知道这法符要吸收多少灵元才够啊,要是吸收的量比激霸王刀还要多的话,我还玩个屁,一张都激不了了,而且就算是激了一张,我也立马就变成了软脚虾!”

  “应该不会,”见多识广的夜轻舞一皱眉,“据我说知,法符和法宝不一样,法符只需要少量的就可以激了,而法宝呢,则更高级,立马的法阵更玄奥,复杂,所以才需要更多的灵元来激!”

  “要是那样就好!”柳东来笑着点点头,“要是那样的话,今天不说干掉云鹤,最少,我们就可以霸占那家伙的老窝,到灵池了洗澡了!”

  “还有,还有,它那里肯定有巨多的宝贝,”白魅儿对这个最热心,“羊柔柔之前不是说了么,那里的宝贝,可是比他们族里面还要多呢!”

  柳东来听到这话,心里都热切的不行了,也迅的加快了脚步。

  动力十足之下,度都快了不少,很快,大家伙就再度来到了一线天之上,云鹤的领地中。

  云鹤对他们也早就熟悉了,嘎嘎叫着飞到半空中,不屑的嘲讽道:“你们这些该死的人族,还真是不死心啊,你们总有一天会被我弄死的!”

  “哦,看来你就要晋级了啊!”柳东来仔细的打量了它一会儿,心里很是震惊,表面上倒是不动声色的说道:“看来,你也是在拿我们当试金石,当磨砺修为的棋子啊,真是好算计!”

  云鹤没想到柳东来一下子就看出来它的深浅,也惊了一下,随后就冷笑道:“怎么,怕了啊,怕了就赶紧滚!”

  柳东来不动声色的,暗暗的捏了一张法符,随后,一边找机会锁定云鹤,一边故作不经意的说道;“大家都一样,我们也是想要通过跟你的实战来增强修为,所以呢,我们也没有真的多怕你,而且,就算是你真的晋级了,实力增加的也有限,毕竟,你现在已经是半步踏入了八阶不是么。”

  “别跟它废话,弄死它再说,”白魅儿看出来柳东来的算计,也配合的叫嚣道。

  “就凭你这条小蛇也配,”云鹤不屑的轻哼一声,对白魅儿道:“小蛇啊小蛇,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吞进肚子里去的,你给我等着吧!”

  “干,有本事你来跟我单挑啊!”白魅儿故意大喊大叫的挑衅道。

  “切,你要不是你身边的这个男人保护你,你早就给我弄死一百次了,懂吗?”云鹤可不会上当,反而嘚瑟着,在半空中不断的射着冰箭。

  嗖嗖嗖嗖的,天空中瞬间又充满了各种冰箭雨。

  柳东来总不能一点都不动,不然就会被云鹤看穿,所以,他也拿着霸王刀抵挡着,不过没有适应灵元,而是用的罡元。

  这个倒无所谓,毕竟,云鹤也知道,柳东来没锁定它的话,是不会轻易用灵元激霸王刀的最强一击的。

  就这样,局势暂时僵持住了,柳东来没办法轻易的锁定狡猾的云鹤。

  “来啊,来啊,你这只小鸟,看姑奶奶不咬死你!”白魅儿疯似的挑衅着云鹤,各种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

  云鹤也被她挑拨的很是有些愤怒了,虽然担心柳东来的霸王刀,但顶多是受点伤,还弄不死它,它之前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被击中的情况。

  所以,它就想着,要突然给白魅儿来一下狠的,教训教训一下这个嘴巴讨厌的女人,让她尝尝他的厉害。

  这么想着,半晌,它终于逮到了一个机会。

  那是柳东来忙着去右侧用霸王刀阻挡它的一片冰箭的时候,而白魅儿这个女人却是在左边,因此,就算是柳东来反应过来,那也需要转身过来,这,就是个时间差。

  它却不知道,那其实是柳东来和白魅儿的阴谋,而柳东来这时候也根本就不需要用右手的霸王刀,真正的杀招是他左手捏着的一枚法符。

  而之前,也是他故意用神念和白魅儿交流之后,才布下的这个局。

  云鹤中招了,哗啦一下就冲了过来,不但双翅的冰箭更加的凶猛,嘴里也突突突的,像机关枪一样的喷射出数不清的冰箭。

  而且,它自己也扑了上来,迅疾无比的,想要用翅膀甚至是爪子给白魅儿来一下狠的。

  也就是这时候,它被柳东来锁定了气机。

  不过,它已经豁出去了,而且,他觉得柳东来转身用霸王刀的时候,搞不好就能够摆脱这种锁定,之前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所以,它根本就没怕,反而更加凶猛的冲了过来。

  而这时候,柳东来终于激了他手里的法符,一开始,柳东来还挺担心的,怕需要太多的灵元来灌入法符中,才能够激。

  如果是跟霸王刀差不多还好,最少能够激,如果需要更多的话,那他连激都不能了。

  然而,让他惊喜的是,只需要那么一点点的灵元,大概是他丹田里灵元的十分之一左右,法符就激了。

  随后,法符就作一只三米多张,拳头粗的金色箭支,箭支上,还有虚化的符文不断的爆闪着,搅动着空气中的元气,疯狂的吸收着。让箭越来越大。

  看到这一幕,云鹤也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这玩意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但是,看着那箭支越来越大,那上面散出来的恐怖气息更是让它感觉心惊肉跳之后,它就开始害怕了。

  这时候,它哪里还顾得上怼白魅儿啊,尖啸一声,一转身就准备溜。

  可是,它的气机都被锁定了,又怎么能够跑得掉呢。

  只见那简直已经变成了十丈长,水桶粗,随后,就带着磅礴而让人窒息的气息,飞的一闪,几乎是前一刻还在柳东来他们的眼前,下一刻就已经到了百丈外的云鹤身前。

  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箭支就跟一枚炮弹一样,轰在了云鹤的身上,随后,就见云鹤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它身上的羽翼更是瞬间飞散,一片片的带着冰玉的羽毛飞溅,鲜血横流。

  随后,它的身体更是稀里哗啦的就往一线天下面的山崖掉了下去,不过,眼见得就要掉到山底下了,这家伙却摇摇晃晃的,终于挺稳了身体,然后慢慢的又飞了起来。

  这一次,它不敢再让柳东来锁定气机了,也离的老远老远的,不过,就算是隔几千米远,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到这家伙那斗大的眼睛里散出来的仇恨。

  “来啊,小鸟,有本事你再嚣张啊,”白魅儿得意的不得了,还学着柳东来的,直接就冲着云鹤竖起了一根中指,把云鹤气的要死。

  不过,云鹤是真的不敢惹柳东来了。

  刚刚那一下比之前用霸王刀砍都狠,它已经身受重伤了,要死再被柳东来用刀,或者是用刚刚的法符给来一下的话,它这条命就算是丢在这里了。

  它毕竟是七阶的大拿,这里不留爷,还有其他地方可以霸占。

  当然喽,这么些年霸占的地方,还有那些收集来的各种宝贝这下子可就全都被柳东来他们给弄去了,想想,它如何不心疼,如何不愤怒。

  最后的看了柳东来他们一眼,愤怒的叫了一声,终于远远的离开了。

  “哈哈哈哈,达了,达了!”狐青儿欢声叫着,跳到了柳东来身上。

  月无双她们也是高兴的不行。

  柳东来倒是看了一眼手里的法符,心里高兴之余,也是震惊的不行。

  高兴自然是因为得到了这么犀利的宝贝,只怕对上武霸级的,也不会怕了。

  而震惊的则是,这区区一枚在冷然眼里最低级的法符,却拥有乎他想想的能量,刚刚那一下无疑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由此可见,就算是他现在厉害了,但依旧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特别跟冷然所说的上界来说。

  冷然可是说了,这只是上界最微不足道的法符,最低阶的法符,这玩意在那些金汤境,元丹境的人眼里,几乎就可以无视,元丹境的甚至都不用任何东西,就可以轻松的抵挡住这种法符的攻击。

  少顷,无奈的笑了笑。

  夜轻舞立刻就猜到了他的心思,娇俏的翻了个白眼,“好了,别想那些了,那还是很遥远的事情,再说了,你几年前,还是个武徒境的时候,会想到你有今天么,所以,一切都有可能,要知道,你现在修炼的可是大圣神王的最强绝学《吞天诀》呢!”

  “上部,只是上部,”柳东来嘿嘿一笑。

  他也是洒脱的人,自然明白夜轻舞刚刚说的道理,现在么,是该高兴的时候。

  于是,和大家伙兴奋的冲进了这山峰之顶,云鹤的老巢里。

  嘭的一声,白魅儿直接就跳进了云鹤那个蕴含着最饱满,最浓郁灵气的灵池里。

  “咦,居然暖暖的,跟温泉池一样,好舒服啊!”白魅儿兴奋的叫道。

  这山顶高过万丈,现在都可以看到不少地方有白雪皑皑覆盖着,灵池里居然是温暖的,那自然是很美的事情。

  不过,很快,就没有人管白魅儿了,就连白魅儿自己也迅的跳了出来,朝灵池后面的一个山洞走去。

  山洞有十来米高,跟云鹤的身高差不多,也很大,到了洞口,就有股子臭味冲了出来,熏的人难受的很、

  然后,就可以见到洞口处,是一个巨大的窝,窝里堆满的鸟粪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不但臭,还各种乱,感觉让人受不了。

  “咦,这么恶心的地方,我还以为有宝贝呢,”单纯的狐青儿第一时间就撇撇嘴,转身想要走。

  夜轻舞她们几乎都是同样的心思。

  柳东来却直接飘身而起,朝洞里面冲去,大概进去有两三米深,后面就出现了一条岔道,而岔道那边,有一股子清凉的风吹过来,空气清新无比。

  柳东来嘿嘿一笑,心想这背后果然有玄机,不然,其他地方又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云鹤走之前,为什么会那么恋恋不舍呢。

  白魅儿她们这时候也看到了柳东来的脸色,顿时一个个的飘了进来,随后,都尖叫一声,朝里面冲进去。

  再随后,更多,更兴奋的尖叫声就传了过来。“哇,好多好多的宝贝啊,这下子真的达了!”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